精华小說 我被妖魔圈養了 線上看-第328章 竟然是你讀書


我被妖魔圈養了
小說推薦我被妖魔圈養了我被妖魔圈养了
两个三千多年道行的厌居老妖,此时已经出离了愤怒、情绪失控。
当着瀚海绿洲数十万妖魔的面,愤怒狂暴,丝毫不见平日里的冷静、以及一方霸主的气度。
明显这桩仇怨在心里憋了太多年,如今被挑开了说,便彻底不管不顾了。
面对海庄王“水性杨花”的指责,巫魔女讥讽的笑了起来,道。
“有道真修,本就难以孕育。”
“当年我费尽心力,去海外觅得了仙草,又怀胎一百三十五载,才得以降下孩儿。”
“你这老乌龟,却只想着与你那班兄弟胡天胡地、到处作乱,丝毫不顾虑家中之人。”
“最后更是血祭了一城活人,引来正道高人追杀。”
“你跟你那班兄弟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带着它们躲进了我的洞府,我忍了。”
“然而当正道高人杀进来时,你却只顾着你那班兄弟、只想着带它们逃命,却完全不管我们母子。”
“我一个人,独自拖着孩儿在山野中奔逃十个日夜,被佛门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佛门真言烙印得全身是伤,元神都快崩毁了。”
“若不是他及时相助,我早已灰飞烟灭。”
“那些日子,正道四处追缉你们,连带着我与孩儿也受了无妄之灾,你可曾来关心过我们、可曾来找过我们?”
“你的眼里,只有你那班兄弟!”
巫魔女声音冷冽,然而那话中的怨恨,却几乎满溢了出来。
海庄王却面色狰狞,道:“我没有来找过你们?我当时真的宁愿自己没有来找过你!”
“那群秃驴杀上门来的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你拖延时间、把最强的那几个秃驴引走!让你能够及时带着孩儿跑!”
“你在山野中逃了十日十夜,我就逍遥自在了不成?”
“我与兄弟们且战且退,与那群秃驴纠缠了两月有余!”
“十三个兄弟,死得只剩七个!而刚有了一点喘息的余地,兄弟们就都劝我去找你。”
“我放心不下你和孩儿,最终与七个兄弟暂时分开,独自穿越山野、在正道的追杀中追寻你跟孩儿的气息。”
“而因为我提前离开,战力损失,我那七个兄弟很快被追上、被一个一个的斩杀!到最后一个不剩!”
“而我呢?我好不容易穿过正道的封锁,去找到你的时候,你这贱人,却跟野男人抱在一起啃!啃得很开心!”
“你以为我没去找你?我去了!但我宁愿自己没去!”
海庄王说起此事,原本就狰狞的面孔、此时更显扭曲、愤恨,几乎是咬牙切齿。
“我当时真该冲出去,把你和那野男人一掌劈死!然后带着孩儿离开!那样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
“可我当时却犯了蠢!”
鳳盜天下:神偷五小姐 小說
“我竟然想着把孩儿交给你,你跟着那个野男人走的话,或许能活下去。反正正道的目标是我。”
“可我没想到,我走后没多久,就听到你这贱人把孩儿给害死了!你竟然听了那野男人的话,把孩儿送给了外人、结果害得孩儿落入正道之手、被打得灰飞烟灭!”
“那时我便发下誓言,将来若是能够逃过劫难,一定要杀了你这贱人、以泄心头之恨!”
海庄王的怒骂,让妖云中的巫魔女眼神微微一凝,难以置信。
“你……你当时竟然来过?这不可能!他当时说过,你根本没来找过我,一直都跟你那些兄弟在一起!”
海庄王面色狰狞,咬牙切齿:“所以你就跟那个野男人啃在了一起?呵呵……”
海庄王的狞笑,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巫魔女下意识的怒道:“我当时根本没有跟他发生什么,你看到的那一幕,完全是个误会!我是事后……”
“事前事后重要吗?”海庄王冷冷的道:“我后来听说了孩儿的死讯,上门来找过你。但那时,你听了那个野男人的话、害死了孩儿,竟然还想着护住那个野男人,不肯告诉我他的名姓、来历、洞府……”
“直到如今,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我的孩儿!”
“这样的贱人,我怎么可能原谅她!”
海庄王最后这句咆哮,赫然是对着莲生佛子吼的。
明显对莲生佛子想要排解他们积怨的事,意见很大。他宁愿跟巫魔女杀个你死我活,也绝对不愿和解。
而瀚海城中的妖魔们,全都议论纷纷。
它们打量着天空中的海庄王,还有远处的巫魔女,眼神古怪。
白眉老怪捻着眉角垂落下来的长长白眉,喃喃道:“竟然还有这样的往事……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让一位有夫之妇爱到如此程度呢?竟然连害死了孩子后,都愿意维护……”
白眉老怪的喃喃自语,一如既往的传遍全城、在所有妖魔耳边响起。
然后,妖魔们全都整齐划一的转过头、看向了后方。
那一刻,数十万妖魔的目光,全都统一的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腾蛇夫人,更是错愕的望向了身边的人。
霜晨月,眼神冰冷、满是厌恶嫌弃。
空宁,一脸懵逼。
卧槽?!
这也能背锅?
他下意识的望向了远方,看到了那磅礴妖云中的恐怖巫魔女。
十丈高的魔躯,魁梧强大,布满了邪异的魔纹。邪异的红袍下,除了常人都有的双臂之下,竟然还在肋下生出了四条手臂,看起来古怪而恐怖。
简直像是噩梦里爬出来的狰狞怪物。
这样的魔女也……
阴幻魔君的口味,这么重的吗?
空宁面色煞白,想象那样的画面,只觉得难以接受。
而海庄王,也瞬间反应了过来,难以置信的看向了空宁。
“竟然是你?!”老鳄龟面色愠怒:“你竟然敢踏进瀚海城?”
海庄王怒气狂暴:“今日你与这贱人,都要死在这里!谁来都没有用!”
瀚海城的妖兵妖将们,瞬间把气机锁定了空宁。
腾蛇夫人柳眉倒竖,直接护在了空宁身前,冷冷的看向了下方的那群妖魔。
“我看谁敢!”
同时,数百道妖魔身影飞上高空,腾蛇夫人随行的所有门人弟子,也全都飞了上来、护在空宁身前,与远处的十数万妖兵妖将对峙。
瀚海城中的气氛,顿时古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