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笔趣-第三千三百一十五章 十基序列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真不知道上极下御,天外天,十基序列无上法,昔祖没说,或许是担心给他们带来太大压力,让天元宇宙退避。
“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原起老怪惊异:“你不知道?”
陆隐并不隐藏:“不知。”
原起老怪嗤笑:“看来你们这方同样有异心,有人想骗你们与我灵化宇宙决战,谁?是不是意识宇宙的生命?我就猜到有意识宇宙的生命背叛我们,黑无神还是白无神?”
黑白无神皆来自意识宇宙,是意识宇宙生命背叛加入灵化宇宙,灵化宇宙不放心,又将他们派来了天元宇宙协助永恒族。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既然想我加入灵化宇宙,就应该什么都告诉我。”陆隐平静,原起老怪没得选择。
原起老怪再次咳血。
这时,又有人到来,是初一,他去天上宗找陆隐,得知陆隐去抓虫巢,出现了苍兰,他等了一会,见陆隐还没回来便赶了过来。
初一到来,看到原起老怪重伤,大惊:“原起老怪?”
原起老怪冷眼看向初一,随后又看向陆隐:“所谓上极下御,天外天,十基序列无上法,指的是在我灵化宇宙占据统治地位的绝对强者。”
“无上法便是八十八种传承的序列之法,可对应你们天元宇宙的序列规则,任何修的序列之法的强者,都可与你们天元宇宙序列规则强者对战,因为即便我们灵化宇宙,也无法让祖境之下的修炼者提前练成序列之法,最多只是借助序列之法感悟,入门,为突破祖境,掌握序列之法做准备。”
“这点远超你们天元宇宙,陆主,你到现在对序列规则修炼都没有方向吧。”
陆隐没有否认,他确实没有方向。
序列规则,哪种序列规则?他根本不知道修炼哪种,三界六道他们都是修炼的破坏序列规则,就是打破原有规则,自我创造,按理说,他心脏处星空完全排斥其它序列粒子,就相当于一种序列规则,但,除了排斥序列粒子,在序列规则一道上貌似也没别的能力。
陆隐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序列规则强者。
这也是他自太古城之战后经常思考的问题,却依旧找不到方向。
“我们灵化宇宙有方向,有办法让每个修炼者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序列之法,避免无谓修炼,加快修炼进度,淘汰那些不可能修炼到序列规则层次的人,合理利用资源。”
“十基序列便是序列之基,这些你们应该听说过,但我可以告诉你们,除了十基序列,我们灵化宇宙还有序列之基在构建,只不过没用到而已。”
陆隐目光一缩,还有?
初一忍不住握拳,还有吗?
原起老怪冷笑:“你们以为序列之基不会被摧毁?永远能保持十个数量?错了,十基数量是我们灵化宇宙的传统,失去一个立刻补充一个,这才能保证永远有十基序列,否则早就没有十基了,就像刚刚你如果摧毁了江山社稷图,我灵化宇宙依旧能补充一个序列之基,别以为你们的对手只有十基,究竟有多少正在构建的序列之基连我都不知道,唯有天外天的某些人知道。”
“天外天是一个行宫的名字,这个行宫囊括灵化宇宙所有高手,我灵化宇宙早已在无数年前一统,但凡出生于灵化宇宙的强者都必须加入天外天,我也不例外,天外天,寓意为灵化宇宙无上之极不会处于任何天之下,而是位于天外天之外,而灵化宇宙的天,被称作桑天,我就是桑天之一,代表了灵化宇宙执掌天穹之人。”
“七大桑天压灵化,在七大桑天之上就是御桑天,我们皆受御桑天所命,我们的命,属于御桑天,而整个灵化宇宙能朝见无上之极的,便是御桑天,御桑天也是灵化宇宙仅次于无上之极的存在。”
“上极下御,天外天,十基序列无上法,陆主,你们天元宇宙拿什么对抗?太古城之战,我尚且没有动用江山社稷图,一旦动用,木老鬼也未必是我对手,同样的我还有六个,在我之上还有御桑天,你们如何与之一战?”
“投靠我灵化宇宙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陆主,包括你师父木老鬼,太初,都可以成为桑天,在我灵化宇宙一样是无敌强者,不管是灵化宇宙还是天元宇宙,于你们而言并没有区别,何必在乎这方宇宙蝼蚁的生死。”
“我甚至可以请求御桑天保留你们的天上宗,让天上宗整体加入天外天,保留你们的时代。”
陆隐忽然出手,一掌打晕原起老怪。
看着原起老怪倒下,初一道:“昔祖没全告诉我们。”
陆隐道:“她怕我们不想与灵化宇宙开战。”
“现在对于灵化宇宙,我们倒是真能认清楚了,御桑天,七大桑天,序列之基与序列之法,真够厉害的。”初一道。
陆隐笑了笑:“未知的敌人最可怕,现在,灵化宇宙在我看来倒也没那么可怕。”
“能与桑天一战的,我们天元宇宙可没几人,数量都比不上桑天,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御桑天了,他们联手序列之基,可不容易对付。”
“那为什么太古城之战,原起老怪没动用江山社稷图?我刚刚对江山社稷图出手了,这个序列之基对始境之下有奇效,辰祖都差点被关进去,但对于规则不近身的人,效果不大。”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公子衍
“这老家伙没说实话,灵化宇宙如果真能碾压我们,早就出手了。”
“话虽如此,真开战,我们肯定处于下风,主要是那位御桑天究竟是何等实力,能压得住全盛时期的原起老怪,还有天外天有多少高手,忘了问他天赐和詹言算是什么层次。”
“不过必然不是桑天,否则詹言不会算计原起老怪。”
初一诧异:“詹言算计了原起老怪?”
陆隐将发生的事说了一下,初一想了想:“这么说,詹言应该是天外天的强者,却还没达到桑天层次,这可不是好消息,我宁愿她是桑天。”
陆隐无奈:“我也宁愿她是桑天。”
七位桑天,再加一位御桑天,是绝顶高手,然而在这些绝顶高手之下,灵化宇宙究竟有多少序列规则强者,祖境强者,难以摸清,按照原起老怪说的,灵化宇宙那种修炼之法肯定能培养出相当一批序列规则高手。
想到这里,陆隐就头疼,他大规模制造祖境战力就是要应对未知的灵化宇宙,但,这虫巢也是个麻烦。
陆隐看向远处,痕心与毅队的人都死亡,尸骨无存。
原本陆隐对痕心他们不太看得上,毕竟当初痕心他们刚刚出现,与陆隐产生过矛盾,有过勾心斗角,而且他们出自古神门下,在天上宗被人顾忌,然而随着古神悲壮战死,所有人对痕心与毅队的感官都变了,可惜如今,古神死了,痕心,毅队也都死了。
第三大陆的印象在缓缓消失。
还有那个培育出苍兰的虫巢不知道哪去了。
虫巢,灵化宇宙,都汇聚到了这方宇宙,并非一朝一夕。
遗失族的到来,终究会把虫巢那位仙主的目光吸引过来,这才导致陆隐引出卡片,带来了虫巢。
灵化宇宙则是谋算天元宇宙无数年,从曾经的天上宗时代就开始谋算。
这些都不是现在的问题,而是经过漫长岁月激化,而今,通通都要解决,就像解决永恒族这个宿敌一样。
陆隐忽然想到一件事,前往太古城,至于原起老怪,则请初一将其抓去天上宗。
他本来想灭了原起老怪,但原起老怪是他们了解灵化宇宙的一个途径,昔祖那边未必靠得住,还是关着好,他本身也不想死,为了活命,什么都可能说。
另一边,江山社稷图以咫尺天涯序列之法逃离陆隐掌控,数次撕裂虚空,防止被陆隐追上。
江山社稷图内,詹言松口气,总算逃了。
原起,多谢你助我离去,放心吧,你的后人,我会照顾的。
桑天之位终于空缺出来了,不过还有竞争对手,尤其是那个女人。
不过这么多年,未必只死了原起这么一个桑天吧,想到这里,詹言露出了笑意,原本就充满活力的目光越发灵动。
“看来原起前辈凶多吉少。”忘墟神感慨,颇为惋惜的样子。
王小雨平静站在山巅,望着之前辰祖一战的大地,此刻,整个江山社稷图范围都缩小了十多倍,部分填补了大地,山川与河流,大部分消耗在刚刚与陆隐一战上。
山脚下,那个掌握虫巢的男子望着四周,神情忐忑,不知道这里是哪,却清楚自己不能有丝毫异动。
詹言道:“原起前辈不会白死,我灵化宇宙肯定会为他报仇。”
“现在怎么办?”忘墟神问。
詹言看向山脚下的男子:“虫巢呢?”
男子迟疑,但在詹言目光下,还是将虫巢取出,递给詹言。
詹言接过虫巢,目光奇异:“就是这东西让天上宗大张旗鼓的寻找?让你一个蝼蚁能与半祖一战,还差点逃掉,虫子的传承吗?”
“里面有多少种虫子?”
男子刚要回答,忽然呆呆望着詹言后面。
———-
参加年会去了,时间安排的满满的,话说回来,晕机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