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這個北宋有點怪 線上看-0200 南山會分享


這個北宋有點怪
小說推薦這個北宋有點怪这个北宋有点怪
一百年的阳寿?
这已经不是什么诱惑方面的问题了,而是赤裸裸的扔鱼铒。
就差明说着:嗟,来食!
在这六十古来稀的年代,你和我说给一百年的阳寿,无异于在别人的心里扔下一颗核弹。
下方的豪商们,个个兴奋激昂,脸红完了脖子红,然后双眼再发红。
但总究还是有‘冷静清醒人’的。
其中一名商人站起来,他和其它普通大腹便便的豪商不同,长得相当清瘦,然后还有几分文人的气质。
这就是所谓的儒商?
他抱拳问道:“陆真人,阳寿人人皆想要,在场所有人皆明白,寿数这东西远要比钱财更有价值,因此多少宝石,成份高低不差的宝石,能得阳寿几何,可否让我等知晓,也好心里有个底。”
这话立刻引起了所有商人的注意和认同,他们都眼巴巴地看着陆森。
“这位员外贵姓?”
“免贵姓林。”
“林员外,关于你问的问题,现在就可以给你答复。”
一直站在陆森旁边的碧天阁张员外,拿着几张白纸走到台上,交给了林员外和其它几员比较有名气的豪商。
白纸在一个个人手中传递,刚才那种兴奋的情绪渐渐平复许多。
“原来一年的阳寿需要如此多的宝石交换?”林员外抬头看着陆森:“是不是太贵了些?”
陆森轻笑道:“觉得贵可以不要!”
在商言商,这些豪商们也清楚垄断生意有多赚钱。
但这里面的价格,依然还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透視神醫 林天淨
其实也不算是出乎意料,若是他们掌握有这样的资源,估计会把阳寿卖得更高几倍,甚至几十倍。
相比之下,陆森其实已经卖得很良心了,但这依然让这些豪商人觉得肉痛。
林员外被陆森怼了一句,也不着恼,他微微皱眉后,问道:“陆真人这是想掏空天竺国的宝石?”
“可以这么说。宝石这东西对我来说有大用,炼丹炼气都用得上。”陆森也不怕揭自己的底:“或是我自己再建几艘宝船出海,也可以赚很多宝石回来,但我这人懒,你们明白的。”
豪商们都愣了下,陷入沉思,似乎陆真人其实不需要他们帮忙的,只要他愿意把自己的势力扩大些……一切的麻烦都不再是麻烦。
然而这并不是陆森的本意。
让海商们去找宝石,只是借口,其实是想让他们慢慢走远,慢慢见识这个世界,一步步引导着他们往外面走。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
见得多了,走得多了,再慢慢把事情传开,那么北宋的‘性格’就会慢慢变了。
连‘包拯’这样顽固的石头都在变,其它人为什么不能变!
陆森见海商们都冷静了许多,然后继续说道:“而且……阳寿这东西是有限的,我最多只能给你们所有人加起来共1000年阳寿,单人极限是一百年!先到先得。”
这话再一次让下面的人炸开了锅。
整个场面嗡嗡作响。
原本这些海商们,心中都还有些待价而沽的想法,比如说囤着宝石,等陆真人自己找上门来,然后更好地议价。
可这阳寿‘数量’一出,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那点龌龊的想法,简直就是可笑。
还待价而沽,能抢得到就不错了。
陆森见下面的人都似乎着急起来,他挺满意的,要的就是这效果。
话都说得差不多了,火也点得差不多了,该走了。
他站起来,正要离开,之前那个清瘦的中年商人双手抱拳喊道:“陆真人,小民再问一句,即使不是天竺的宝石,你收吗?”
枕上寵婚
“也收啊。”陆森笑笑:“但你们能有多少?”
陆森两三年前,就请汝南郡王帮着自己收宝石了。
系统提供的配方里,宝石的消耗量是最大的,同时也是比较难得的。
北宋这里就不太产宝石,多是美玉。
所以两三年收下来,北宋市面上流通的宝石,就被汝南郡王收了个七七八八。
剩下来的要么就是别人的传家宝,要么就是珍贵的奇物,很难收了的。
“换两三年寿命还是行的。”这中年男子抱拳笑道:“若我们凑凑,换上十年不成问题。”
陆森笑了:“那怎么分?一次加十年寿命,全给一个人?”
明星养成系统 星岑
“也是,小民孟浪了。”中年男子抱拳弯腰。
陆森瞧了他一会,问道:“林员外,你似乎还有话想说?”
“陆真人,我还想问一下,此事我们可否暂且保密?”林员外视线灼灼。
碧天阁里的海商们愣了下,随后有人反应过来,把旁边的窗子关起来了。
阳寿是有总数的,他们这些人知道就算了,要是让更多的人得知此事,有钱的豪商都跑过来,再多的阳寿也不够给他们分的。
“随你们的便,反正这事我不急。”
陆森笑笑,这次终于走了。
等陆森离开后,还留在碧天阁里的海商们,议论纷纷。
互相争论和吵闹了一阵子后,林员外走到刚才陆森所站的高台上,拱拱手,朗声说道:“诸位员外、同僚,恳请静听林某一言。”
当下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毕竟刚才就是他向陆森进言,不要把事情传出去。
能在大人物面前给自己人争取利益,这也是一种本事。
所以众人不管服不服他,都觉得应该先听他有什么说法。
这位林姓员外扫视了一圈,见众人都看着自己,他也不露怯,拱拱手后说道:“陆真人大善,给了我们这些低贱商机一个天大的机缘。阳寿此物,向来乃是尊贵之人方能染指的东西,这次终于能轮到我们商贾了,何其幸事也!”
听到这里,众人都纷纷点头。
确实……向来只有名与权,方能打动那些能炼丹的道人与方士。
商人?
铜臭者也,一旁待着去。
“故此这次我等应当联合起来,合力把这千年阳寿盘掉吃掉。林某刚才算过了,这里有二十四人,就算平分,每人也至少能分到四十年的阳寿。总好过互相内耗打压,是否在理?”
这话确实在理,众人听得直点头。
林员外见状,继续说道:“而且大伙有缘在此,皆是天命。这天让我们延寿,我等自然是与其它的商贾不同的。”
众人听到这里,更是点头不已。
“林某有个想法,既然我等皆有机缘,何不趁此同气连枝,共同进退?”林员外清亮的眼睛中,仿佛有股火焰一般。
台下众海商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齐齐兴奋起来,有人喊问道:“林员外,你的意思是,我们这二十四人,结党建社?”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
“林员外不愧是多读几年书的人,眼光就是长远。”
“这既然建社了,就得取个名头吧。”
林员外双手向下一压,下方的人立刻安静下来,他深吸一口气,微笑道:“但凡位高名尊者,亦称泰山,甚至天子亦想泰山封禅。林某本想着给我等起名‘泰山会’,但这名字太过于招摇了,现时我们势弱,暂不可得此尊名。”
众人皆是点头,他们很清楚这名字确实是有些戳人底线,特别是书生们的底线。
林员外继续笑道:“所以我们换个名字,以后叫南山会,取自‘寿比南山’之意,如何?”
“好,起得好。”
“好寓义!”
“好征兆。”
众海商们个个拍掌称赞,脸上充满了兴奋。
“接下来,我们谈谈如何分配这千年阳寿如何,既然要结社,就得先把规矩立起来。”
当下这群人在碧天阁里讨论了近一天一夜,然后才散去。
虽然一夜未睡,但这些海商们,个个都是兴奋的满脸通红,精神奕奕。
陆森不久后便知道了这件事情。
“郎君,你看是不是要煞煞他们的锐气?”碧天阁张员外,半弯着身子,恭敬地看着陆森。
陆森的手指轻轻弹着桌面上的水杯子,看着杯中的茶水一阵道道波纹微微震荡:“张员外,你也是南山会一员吧?”
“他们自然不敢甩开我的,碧天阁毕竟也有我一份子。”
陆森笑道:“那就行了,你和他们一起玩玩闹闹吧,帮我看着他们。”
“郎君是看好这南山会?”张员外有些惊讶,肥胖的脸颊抖了两抖。
陆森点点头:“还行,反正碍不着我,也与我没有利益冲突。况且这世间太无聊了,有点热闹看看也是挺好的。”
张员外听到这话,不知道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自家姑爷可是半仙人,他看好的人和事,应该都有说法和缘由。
而且姑爷的话里,刚才有种很微妙的味道,似乎……这南山会以后会很了不得?
說著「請將我的孩子殺死」的父母們
能把大宋这平稳的水搅一搅?
想到这里,张员外不光是脸颊上的肉在抖了,这下子连嘴唇都有些发抖。
他声音在轻轻颤抖:“那小人就先待在南山会中……势必将南山会的一举一动,都报与郎君。”
“嗯,麻烦你了。”
“给郎君做事,是小人一辈子的福气!”
激动难抑的张员外,提着一篮果子离开了,当然,他走的时候是被蒙上眼睛的。
陆森则待在凉亭中,觉得有些好笑,也觉得有些感慨。
泰山会?南山会?
这是巧合,还是历史的玩笑?
资本抱团,形成更大的资本。
当资本足够强大的时候,便开始吃人。
有一说一,资本只要控制得当,也不是完全只有害处的。
只是你们南山会,是往外边走,群狼吞虎,攻伐疆域;还是抱旧守成,啃食自己人的骨髓?
张员外走后不久,陆纤纤又是微微扭着腰肢走了过来,她在陆森面前坐下,笑道:“郎君,看着你又是心事重重的模样了。”
“是有点,想到些事情。”陆森喝了口茶水。
“刚才的事情我隐约听到了些你们的对话,可不是我故意的。”一对白色的狐耳在陆纤纤的头顶上突然冒出来,她摸了摸,笑道:“只是一些商贾罢了,值得郎君如此看重?”
陆森想了想,说道:“因为我看到了历史的拐点出现了。”
嗯?
陆纤纤一脸听不懂的表情。
陆森笑道:“这么说吧,我看到了宿命走到了分岔路口,向左还是向右,或者说原地踏步?我也不清楚。”
这下子陆纤纤听明白了,她表情更是诧异:“只是一些商贾罢了,真能推动天下大势?”
“应该能吧。”陆森想了好一会后,说道:“肯定能。”
看着陆森笃定的表情,陆纤纤愁容渐显,她叹气道:“郎君,我有一些话,想说与你听,你切莫生气!”
“说呗,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好忌讳的。”
“妾身几人,都看得出来,郎君你有大格局,似想将天下作为棋盘,控棋起势。”陆纤纤一直盯着陆森的眼睛:“但我等只是妇人,皆看不懂你在做什么。你即不像是要争龙椅的样子,也不像是要祸乱天下,雄踞一方。却为何要花如此多的心思与物资在外边,空便宜了外人。”
陆森看看不远处,其它几女正在玩闹。
赵碧莲刚学习了式神唤控之术,正大叫道:“雪女,冰华降世!”
重新化身成雪女妖身的白雪,白雪白衣,听到赵碧莲的指令,便双手举起,再向前挥前,然后她们几人前方,便是一阵小型的暴风雪突然冒了出来。
“冰椎万里。”
她们前边的地面上,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地刺。
然后便是几女兴奋的叫声,连庞梅儿都混在其中,几人都兴奋得不行。
陆森收回视线,笑道:“其实就是纤纤你对我的布局感兴趣吧。”
陆纤纤挑起眉头:“何出此言,三位夫人,也是很……”
“她们确实是很关心我。”陆森打断了狐狸精的话:“但她们是很贤惠的女子,从不会多过问我所言所行,只会全力支持我。我想杀人,她们会帮我磨刀,我杀了人,她们会帮我埋尸。她们不会问我为什么要杀人,也不会想问我打算作什么。”
陆纤纤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确实,她刚才说的是托词,就是她一个人想知道,陆森如此布局,终究是在想搞什么。
扯上三个夫人,只是想增强说服力罢了。
毕竟狐狸是件好奇心很重的动物。
当年的妲己是,现在的纤纤亦是!
陆森看着有些羞赧的狐狸,问道:“你待在家里,很无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