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重生之實業大亨-第560章 是啥?相伴


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招标说明会结束后,周向阳返回了进山煤业,立刻召集管理层开会。
“昨天我去参加了泰丰矿和泰盛矿的招标说明会,我发现拿下这两个矿的的难度,比我们之前所预料的大的多。
除了我们晋山煤业之外,像是云中煤矿公司、龙城矿业集团、平煤能源集团等我们本省的企业,也几乎倾巢出动。
如果只是跟省内的煤炭企业相比,我们绝对是不落下风的,甚至可以说是有一些优势。但是除了咱们省内企业之外,其他省的煤矿企业也对泰丰和泰盛矿有兴趣。
其中不乏有一些实力非常出众的企业,乃至国内煤炭行业的巨头。比如冀中煤业集团,他们几乎整合了一个省的煤炭资源,规模是要比我们大的。
再比如煤炭进出口总公司,他们是国资委直属领导的企业,手中能够调动的资源也比我们多。另外就连兖矿也来了,兖矿的实力,不用我多介绍,各位也都知道。”
听到兖矿也来了,其他人纷纷露出了不自然的表情,很明显被兖矿的名头给吓到了。
周向阳则接着说道:“按照之前的估算,想要拿下泰丰和泰盛矿,至少需要十八个亿,如果竞争激烈的话,要花二十个亿才行。
但是现在看来,二十个亿肯定是不够的,我建议再追加一个亿的资金!二十一亿的价格,应该能比较稳妥的拿下这两个矿。”
……
冀中煤业集团。总经理汪岳群开口说道;“现在看来,报价最起码要追加到二十一个亿,才能够拿下泰丰和泰盛两个矿。”
马上有人提醒道:“汪总,之前我们的预算只有二十个亿,突然增加一个亿,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财务上可能会有困难。”
“但是不追加这一个亿,我们很难拿下泰丰和泰盛两个矿。”汪岳群接着说道:“而且就连兖矿这种煤炭巨头都参加了,即便是出二十一个亿,都未必能标下这两个矿。”
“好吧,但二十一个亿已经是我们预算的极限了。最近两年,我们整合了全省的煤炭产业,虽然扩大了公司的规模,但也欠了不少的银行贷款。
若是超出预算的话,集团的运营也呼受到影响。而且最近两年的煤炭价格并不理想,而且这种价格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实在是不宜再多花钱。”那人选择了妥协。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泰丰和泰盛矿可是优质资产,总不能不要吧?比的不说,如果有这两个矿在手里,咱们随时能跟银行贷十六七个亿!”
汪岳群接着说道:“这两个的大矿,拿下来肯定是能赚钱的,无非就是赚多赚少的事。若是以后煤炭行情还这个熊样,那咱们就是小赚一笔,若是以后煤炭行情好的话,那咱们可就能发笔财。
但是我们的资金毕竟是有限的,所以得从其他方面想办法。据我了解,国家电力公司不是一直有煤炭化工的业务么,咱们就在这方面想想办法。
实在不行的话,咱们那个十万吨合成氨、二十万吨的尿素项目,就分一杯羹给国电公司,给他们一些股份和技术支持。
泰丰矿和泰盛矿是摇钱树,合成氨与尿素项目也是摇钱树,咱们这是用摇钱树换摇钱树,我想国电公司那边应该会动心的。”
……
在煤炭进出口总公司的会议室,也在讨论投标出价的事宜。
负责这次竞标的副总经理曹思源开口说道;“这一次竞标,有几个很厉害的竞争对手,因此公司决定,将原本二十个亿的竞标预算,增加到二十二个亿。
二十二个亿的资金,未必是出价最高的,但是既然公司已经决定出价二十二个亿,那么咱们就要认真执行,并且要想办法用二十二个亿,拿下泰丰和泰盛矿!
咱们煤炭进出口总公司的最大资源优势,就是在进出口方面有比较多的业务积累。比如进口一些的电力电缆和电力设备,我们是可以帮得上忙的。
还有就是进口外汇配额这方面,我们是比较充裕的,这方面也可以让出一些。在制作标书的时候,突出一下这方面的内容,相信是能够打动国电公司的。”
……
天鵝絨之吻
兖矿的会议室,黄安华拿着笔记本,缓缓说道;“招标说明会的情况,我已经介绍完了,从目前的情况看,投标预算还得继续增加。各位觉得呢?”
“以泰丰矿和泰盛矿的价值而言,就算再增加一个亿的预算,也是比较划算的。”
“要我说啊,再增加两个亿,买下泰峰和泰盛矿也不亏。”
“咱们兖矿挖了这多年,储量已经不多了,必须要寻找新的煤矿来维持业务,泰丰矿和泰盛矿就是绝佳的选择。”
“是啊,为了咱们兖矿的发展,多花点钱,买下泰峰和泰盛矿是值得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表示愿意多花点买钱,买下泰峰和泰盛矿。
最终会议决定,将投标价格提高到二十四个亿。
到底是国内煤炭行业的巨头,家底丰厚,财大气粗,能够用钱解决的,绝对不多哔哔。
……
李卫东和赵金山也在商量投标的事情。
“这次虽然从俄罗斯运回来不少的设备,但是都还没卖出去呢,资金也还没有回笼。卫东,凑齐这二十亿,主要还是得靠你了。”赵金山有些无奈的说。
“我已经跟银行谈好贷款了,只要咱们能中标的话,银行就会放款,这次咱们凑齐二十亿,肯定是没问题的。”李卫东开口说道。
便攜式桃源 小說
“只是二十亿未必能拿下泰丰和泰盛两个大矿啊!”
赵金山接着说道:“上次开说明会的时候,你也参加了,来了那么多的煤炭企业,而且还都是煤炭行业的大企业,各个财大气粗的。
甚至还有兖矿这种煤炭行业巨头,对于这种级别的企业而言,掏二十亿出来,简直是轻而易举!”
“这就要寄希望于那台轴流式压缩机了。”李卫东开口说道。
“你说一个风洞,真的会管用么?”赵金山有些不自信的问。
李卫东想了想,开口答道:“这要看国家电力公司对于风电科研项目的重视程度,国电公司对风力发电越是重视,咱们这台轴流式压缩机能起到的作用就越大。
风力发电不需要消耗煤炭、天然气等能源,而且也比核能更加的安全,外国已经搞了几十年了,咱们这么大一个国家,西北那边风能资源又很充沛,肯定也是要发展自己的风力发电的。
只不过这种东西有一定的科技含量,随便一个风力发电的扇叶,都需要特别设计,咱们国家的民营公司是搞不起风力发电研发的,必须得是央企才有那个实力。
我记得早在八五计划的时候,国家的就开始规划风力发电。到了九五计划的时候,更是提出要大力发展风力发电。我预计到了明年公布十五计划的时候,风力发电的重要性还会提升。
如果国电公司的领导有远见的话,肯定已经看出了风力发电的重要性和未来的潜力,也必然会加大这方面的自主研发力度。
真要是研发风力发电的话,咱们这一台轴流式压缩机,对于国家的电力发展而言,就是战略性的了!毕竟能源安全,是关乎着国家安全的重要事项。”
李卫东说到这里,双头一摊,一脸坦然的继续道:“而且我们也只有这些筹码了,更多的资金,咱们拿不出来,更好资源,咱们也没有。就只能压上这所有的家当,赌上一次了!”
……
国家电力公司的某间会议室中,朱洪祥带领着一个核算评估团队,审视着一份份的投标书。
望着厚厚一大堆的投标书,朱洪祥长叹一口气:“如果不是公司要进行资产整合重组的话,公司也不会把泰丰矿和泰盛矿拿出来出售。说实话,我真是有些舍不得把这两个矿卖出去啊!”
“朱总,你也不必感到伤感,我先草草的看了一下竞标企业开出的价格,都还是不低的,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旁边有人开口劝道。
另一人也马上说:“我也看了一下,出价就没有低于十八个亿的,目前最高的出价也已经到了二十个亿,而且那几个大型煤矿企业的标书,都还没看呢!”
听到“二十个亿”这个数字,朱洪祥精神猛的一震,他开口说道;“之前咱们公司评估过,认为泰丰和泰盛矿打包出售的话,至少能卖十八个亿。
如果能卖二十个亿的话,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咱们也能给公司有个交代。现在还没有看那几个大企业,出价就已经到了二十个亿,那么那些大企业的出价只会更高。
这样吧,你们先看看那些大型煤炭企业的报价究竟能到多少。对了,别光看价格,还要看看除了给钱之外,他们还能提供哪些附加资源。”
手下立刻应声,然后开始寻找大企业的投标书。
几分钟后就有人汇报道:“朱总,晋山煤业报价二十一亿,在他们省的企业当中,算是报价最高的。”
“二十一亿啊!”朱洪祥脸上露出了喜色,随后开口说道:“山西本来就是产煤大省,有很多的大型煤炭企业。
而且山西人自古以来就善于做生意,古时候钱庄票号不都是山西的么!所以山西这些煤炭企业,虽然行政级别不高,规模也未必有多大,但一个个却富得油流呢!”
就在此时,另一人也开口汇报道:“冀中煤业集团也报价二十一个亿,但是他们还提出,愿意在煤化工方面,跟我们进行合作。”
“有没有具体说明?”朱洪祥马上问道。
“有,冀中煤业的投标书上说,他们有个十万吨合成氨、二十万吨的尿素项目,可以跟咱们合作。”那人回答道。
朱洪祥顿时面露喜色:“冀中煤业的汪岳群够有魄力的,他们那个十万吨合成氨、二十万吨的尿素好像是新项目,建成以后肯定是一只下金蛋的母鸡。
这都舍得让出来,看来他们对于泰丰矿和泰盛矿是志在必得啊!咱们公司也打算加大煤化工方面业务的发展,的确可以跟冀中煤业合作。
如果其他的投标书没有其他更好的条件,是应该去跟集中煤业谈一谈那个十万吨合成氨、二十万吨的尿素的项目。”
一分多钟后,又有人开口说道;“朱总,煤炭进出口总公司开价二十二个亿!”
“做进出口生意的,就是有钱啊!”朱洪祥轻叹一句,随后开始皱起眉头思考,到底是集中煤业的煤化工合作更好,还是多出来这一个亿更香。
然而之前那人却接着汇报道:“煤炭进出口公司说,他们可以在国外电力设备进口方面,以及外汇额度方面,给予我们一些帮助。”
听到这些,朱洪祥知道,自己不用再进行比较了。
煤炭进出口公司多出一个亿,而且还愿意在设备进口和外汇额度方面给予帮助,这已经可以完爆冀中煤业的煤化工合作项目。
跟冀中煤业合作煤化工,赚的是人民币,但是跟煤炭进出口公司合作却是涉及到美元业务。
蟬潰
人民币好赚,美元却不好搞。
合成氨和尿素项目,是可以用人民币搞起来的。相比较起来的话,煤炭进出口公司开出的条件,更加具有稀缺性。
而且煤炭进出口公司还愿意多出一个亿,自然要选择煤炭进出口公司。
“没想到啊,泰丰矿和泰盛矿竟然能给公司带来这么大的利益。”朱洪祥接着说道;“快再找找,有没有更好的条件。”
很快的,便有人汇报道:“朱总,兖矿出到了二十四个亿!”
“什么?二十四个亿!”朱洪祥再次确认道,仿佛担心自己听错了。
那人又看了看标书上的数字,才开口答道:“对,是二十四个亿!”
“我的乖乖,真是财大气粗!”朱洪祥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本来要卖十八个亿的东西,却卖了二十四个亿,整整多了六个亿!
这相当于全国人民每人赞助了五毛钱啊!
跟煤炭进出口公司二十二个亿的报价相比,兖矿整整多出了两个亿。两个亿的资金,完全可以弥补煤炭进出口公司在外汇方面所带来帮助。
外汇额度是好东西,可你得让出多少外汇额度,才能值两个亿?
换个角度说,要是有两个亿,从中随便拿出一部分,都能轻易的从进出口单位弄到外汇额度。
归根结底,还是钱最好用!
不得不说,土豪的战术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也不讲那些虚头巴脑的,直接砸钱。
“二十四个亿啊,应该没有人比这出价更高了吧!”有人一脸惊叹的说。
朱洪祥也很认同这个观点,但他还是谨慎的说道:“先别急着下结论,等把所有的投标书看完再说。”
于是评估团队又开始继续查看其他投标书。
果不其然,再没有其他企业的报价高于二十四个亿。
渐渐的,只剩下最后三份投标书,而且还都是不知名的小企业。
朱洪祥也觉得大局已定,他已经开始收拾随身物品,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有人开口说道:“朱总,这个东山矿业出价二十个亿。”
“东山矿业?没听说过。二十个亿?兖矿都出二十四个亿了,这个出二十个亿的,你提他干啥!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嘛。”朱洪祥一脸不爽的说道,仿佛是在责怪对方耽误他下班。
那人则开口说道:“这个东山矿业还说,可以提供一台大功率的轴流式压缩机,朱总,这个轴流式压缩机是啥?”
“轴流式压缩机?”朱洪祥下意识的说道;“那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