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99.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施南等人略作休整了约莫一天后,便又再一次上路了。
黃彥銘
其他玩家一看施南行动,便又纷纷跟了上去。
没办法,凭借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单打独斗取胜——或许最早的时候,趁着敌人大混乱逃窜时,总是能够逮到一些落单的人解决,但随着这些崩溃的修士渐渐重新整合起来后,这些玩家再想当独行侠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尤其是在之后半个多月的追击过程里,玩家们更是意识到团队协同作战的重要性。
要知道,此前玩家为了能够顺利打本,追求利益最大化,所以学的都是武道和五行术法的职业,因此除了某些对某种兵器情有独钟的死忠粉玩家外,剑修、佛门和儒家这三个职业可以说几乎无人问津——在论坛,玩家们习惯将这三个职业的玩家称为“水管工三兄弟”。
不过随着“活动”的逐渐进行,很多“死回城”的玩家都已经开始考虑重修的问题了。
尤其是,当【战地狗仔】和【总想搞个大新闻】这两人不断的往论坛上丢各种前线战报和视频后,针对“水管工三兄弟”的讨论也就越发激烈起来。
但真正引爆整个论坛的,却是【总想搞个大新闻】抢先了【战地狗仔】一步直接发布到论坛上的一个视频。
这个视频的内容,是一众玩家跟着施南一起再次上路的第二天,他们遇到了一支超过三百人的修士部队伏击,结果在施南的率领下,他们仅付出阵亡二十余名玩家的代价,便将这支修士部队给全歼了。
此战里,施南毫无疑问的居功至伟。
但让人更没有想到的是,余小霜和米小弦两人,在孙平这位佛门弟子的保护下,居然凭借一远一近的剑技和剑气配合,硬生生的打出了一换八十人的恐怖战绩——孙平,亦即是【我有一根金箍棒】于此战里阵亡,但他凭借佛门“金刚身”的炼体功法,居然死战不退的顶着五十名修士凝聚而成的兵魂轰击,为余小霜和米小弦两人多次创造了进攻时机,从而奠定了这一场局部战斗的胜利基础。
【战地狗仔】当然也录了视频,只不过他的主镜头却是在施南的身上,因此视频的影响力并不如【总想搞个大新闻】将主视角放在余小霜、米小弦、孙平三人的这个视频更让人心生震撼。
……
【总想搞个大新闻:我在这里宣布,水管工三兄弟正式翻身成为人上人,谁赞成?谁反对?】
【我是大聪明:一代版本一代神,官方现在就是要抬下水道,有什么好说的。】
【我昵称修改总是失败:只有我觉得不合理吗?之前在鬼副本的时候,佛门弟子能够挡住精神冲击,这显然是魔防类的职业,结果现在居然还有这么变态的物防技能,是不是太过分了?这样谁还玩武道啊。】
【奇葩是朵美丽的花:就是说啊。……武道也有炼体的功法啊,但这防御力居然比不上秃驴的一根脚毛,这就过分了,策划属实脑瘫。愤怒.jpg】
【我昵称修改总是失败:恶心到吐.jpg。……兵家弟子姑且不说,这能够凝聚兵魂强化战斗力还算正常,但佛门弟子就真的太过了,下水道职业你要增强,我可以理解,但一下子增强这么多,这不等于是明牌告诉我们,佛门弟子是版本答案吗?】
【弱果:我觉得楼上两位,没必要这么大的戾气。武道职业,一开始就说了是力量流和技巧流,前者是靠炼体来增强自身的力量,直接一拳就打出成吨的伤害(上官馨出拳.gif),后者则是相当于其他游戏里的武器流,明显是使用各种兵器来作战的流派。至于佛门,这个职业从一开始我就没见到什么战斗技能,你们有谁见过吗?显然这是一个典型的防御向职业……所以,你们想要武道职业又能输出又能抗,难道这就不过分?】
【我是大聪明: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弱果:就事论事而已。】
【老衲法号秃驴:我说句公道话……】
【我昵称修改总是失败:你这名字一看,就不像是能说公道话的人。】
【奇葩是朵美丽的花:窃笑.jpg。】
【老衲法号秃驴:我是第二批进游戏的人,从一开始我就学的佛门。事实上,就像刚才一位朋友说的那样,我们佛门弟子在战斗力方面可不如你们武道,能够学到的功法非常有限,而且视频里那位师兄能够撑住对方兵魂连续轰击的功法恐怕也不是一般功法,反正我到现在都没有看到有人教。】
【我有一根金箍棒:我插一句,《金刚身》不是从妙心那里学的,得去妙言那边刷好感,然后才能学到,要三千积分。而且根据懂王的分析猜测,这门功法应该还有其他后续的进阶版本,但我现在还没看到,估计是好感度不够,也有可能是我禅心佛理不够。】
【弱果:什么意思?】
【老衲法号秃驴:我来解释一下吧。我们佛门弟子,是需要学禅理的,大概就是什么法华经、金刚经、般若经这些全部背得滚瓜烂熟,然后没事再跟那些佛门NPC辩下机锋,学下佛偈什么的。……不过有点奇怪的是,这个游戏里的佛经,似乎并不是法华经、金刚经之类的,我是说名字不太一样,但里面记载的内容其实相差不大。】
【我有一跟金箍棒:你连这都知道?你学什么的?】
【老衲法号秃驴:联邦佛学院博士生。】
【弱果:你们佛门弟子这么硬核的吗?】
【唱跳少年:这算什么硬核啊?画家、医家那边更硬核啊。我朋友是联邦第一美院的,结果去学了画家后,居然还要从基本功开始练起,那个冯雨薇NPC批评我朋友的画,说的内容跟她老师在骂她一模一样,她都PTSD了,怀疑这游戏请了他们美院的教授过来。】
【唱跳少年:还有医家更离谱,居然真的要去背各种医书,然后还要弄清楚各种药理,现在都是西医时代了,谁还学中医那一套啊?反正我另一个朋友已经弃医从武了,他觉得学医拯救不了猪队友,还是要能凯瑞的职业才行。】
【我昵称修改总是失败:你们吹吧,玩个游戏还要这么硬核?你以为是地球OL啊。】
【唱跳少年:呵呵,你去儒家那边看看再说。】
【奇葩是朵美丽的花:只有我一个人在意刚才有人炫富了吗?三千积分啊!】
【唱跳少年:卧槽!】
【我昵称修改总是失败:卧槽!】
【我是大聪明:卧槽!】
【弱果:卧槽!】
【复读姬:这天下终究还是姓复的。】
【负心郎:没错,姓负的。】
【复读姬:哭泣.jpg,你奏凯!】
果不其然,楼内的争吵很快就不知道歪到了哪里去。
但很多默默潜水的人却也从中发现了不少非常值得深究的内容。
甚至有在太一门的人专程跑去儒家那边求证了一下,只不过这种硬核操作短时间内不可能出结果,起码也要经历一段时间后才能够发现论坛上所说的硬核到底是不是真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一天里,有超过一半以上的玩家都选择了“转职”了。
不管是在玄界还是天元秘境,修士一旦认准了一条路开始踏上修炼,便不可能再有任何更改了,最多也就是在同一条道路上有个备选而已:例如武道,一开始修炼的是刀法,但在获得了一门更加珍贵的枪法秘籍后,那么自然而然便会转修枪法;同理,道门术修,只要不是跟自己天性不合的话,那么很多术修还是会兼修五行术法里的其他系。
但让武道修士半途转道去学术法,或者反过来,那自然是绝不可能的。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不仅要转换心法,甚至就连修炼都很可能需要从头开始。
苏安然是早就预料到了玩家的尿性——说好听就是崇尚自由,说难听点就是利益至上,所以在本命境之前他们所修的功法都是同一个框架里的功法,因此想要怎么转换“职业”就怎么转换职业,也不会去限制他们。但倘若晋升本命境了,那么就再也没有更改的可能性了,毕竟本命法宝可是与自身的主修功法息息相关的。
换句话说,这就是“专精”了。
当然,如果有玩家愿意舍弃,直接从头开始修炼的话,那么苏安然也不会阻止,你玩得开心就好。
不过也有一部分玩家不愿意从头开始,所以他们只会选择“兼顾”而并非“主修”,毕竟在很多玩家看来,多才多艺终归是一件好事的。
……
而另一边,论坛上的争吵,自然没有影响到此刻还身处前线的一众玩家。
他们此时所处的环境并不安全,自然也就没空去关心论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此前他们遭遇到了一支修士军团的伏击,虽然这只是一支二线军团,并非是乾元皇朝的主力部队,但从对方敢展开反击这一点来看,显然他们已经摆脱了恐惧的心理状态,重新接受指挥官的调度了。
因此在歼灭了那支二线部队后,一众玩家便发现后面陆续出现了不少的其他修士,其中又以一元军的小股部队为主。
毕竟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玩家们和乾元皇朝的修士军团也打过好几次交道了,所以对于这些敌对修士的情况还是能够辨认的——那些穿着五颜六色相当彰显个人特性衣服的,便是一元军的修士;而那些穿着统一服饰,就连兵器的规格也是一模一样的,则是二线部队的修士。
至于同为一线主力,而且服饰、兵器也都是统一的乾坤军,早就已经跑得没影了。
那是上官馨的主要打击目标。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一元军才能够幸存那么多人,否则如果上官馨紧盯着一元军打的话,这支修士军团的下场恐怕不会比乾坤军好到哪去。当然,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一元军化整为零的逃跑本事也的确相当出色,就连上官馨都不想浪费时间在这群老鼠的身上。
昨日一战之后,本来施南等人身边还聚拢着四十来名玩家。
但一夜之间,他们遭遇到了三次袭击,其中一次还是一支三十人编制的一元军部队,因此他们又接连丢下了十多名玩家的尸体,如今便只剩不到三十人了。
这二十多人,主要是由两支队伍构成。
施南等人自不用说,他们占了九个名额。
另一支队伍,是由一个在网游界也算比较有名的老牌公会牵头,一共有十一人。而且比较有意思的是,这群人全部都是武道修士,而且还全都拜了宋珏为师,清一色学的太刀术,自称斩鬼队。
剩下的几人,则全部都是散人玩家。
而且【战地狗仔】还活着。
【总想搞个大新闻】死于一场夜袭,所以他才有时间去论坛发战报通稿,抢了【战地狗仔】的先手。但战地很清楚,就凭他之后拍的这几场战斗的视频,以及如今跟随大部队行动的其他“花絮”跟拍,他觉得哪怕现在当初被送回城他也觉得不亏,肯定能够抢到更多的流量。
他甚至有些小得意。
因为【总想搞个大新闻】现在把热度炒得越高,回头他的流量也就越大,因为现在的一切都将成为他的嫁衣!
“咻——”
【战地狗仔】感到心脏陡然一痛。
他低头一头,一支黑色的箭头已经贯穿了他的心脏,上面夹带着的肉沫血迹,看起来似乎是他的心脏碎片。
“草!”战地狗仔内心咒骂了一声,不由得感叹了一声:现在真的是求锤得锤了。但意识即将断开前,他还是用尽最后的力气吼道:“敌袭!一元军!”
百合社會人的同居生活
如飞蝗般的黑色羽箭,密密麻麻的破空而至,射向了所有的玩家。
但一个身高约一丈的黑色身影,陡然显现而出。
他将手中的长枪舞得如同大风车一般,将这些破空而至的黑色羽箭全部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