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 愛下-第0605章 脫離推薦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江跃这个提议,无疑是非常有想象力的,但操作起来,难度确实也是极大的。
毕竟,汪丽雅现在是嫌疑人士,被点名收押,别说乔爷现在手上无权,就算是权力未失,赵爷发话收押的人,那也不是他说放就放的。
退一步说,就算能够放,放了之后,万一失控呢?万一这个女人真的跟老洪是同伙呢?
乔爷陷入纠结当中。
当然,他也很难轻易说不。
局面都到这一步了,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搏命,就不能按常规的思维来做决定了。
猎鹰队长显然谨慎多了:“那汪丽雅是嫌疑人,上头发话收押的,没有赵爷点头,谁会放人?谁敢放人?”
江跃却不服:“沧海大佬发话都不行吗?”
“这……”猎鹰队长当然不敢说沧海大佬的话不好使,可现在的情况都这样了,沧海大佬就算发话,赵爷能同意吗?会执行吗?
倒不是说赵爷就真的会公然反对沧海大佬,而是赵爷完全有理由拒绝。
这个女人是嫌疑犯,放掉嫌疑犯,到时候最终议会时,总裁万一要提审所有嫌疑人,交不出人怎么办?
江跃趁热打铁道:“其实我倒觉得,那个汪丽雅应该不是嫌疑犯,她要真是跟老洪一伙的,老洪都消失了,她为什么不跟着躲起来?为什么会在那里等着组织的人把她叫过来?有这么傻的嘛?”
乔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错,此女要真跟老洪一伙的,她绝不可能这么乖乖过来。或许,这个女人也只是他们的一颗小棋子,但是这件事上,她应该是没参与的。”
一直沉默不语的沧海大佬,忽然幽幽道:“要老赵放掉汪丽雅,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小乔啊,你负责安排执勤这些年了,这里头有没有什么空子钻,难道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么?”
乔爷闻言,神情一动。
随即一喜,说道:“一会儿要转移下一个据点,在转移过程中,或许是最好的时机。我们不能放掉那个女人,但却可以帮她逃离。”
沧海大佬淡淡道:“放走汪丽雅容易,不过按你们说的,她如果跟老洪没有勾结,通过她找他老洪也基本没戏。”
说到这里,沧海大佬忽然顿了顿,望着乔爷:“小乔,你留一下,其他人先出去,我要单独布置一些事。”
乔爷闻言,只得挥挥手,示意猎鹰跟江跃先出门。
江跃其实很想听听沧海大佬有什么要部署的,不过这时候他也知道这不合适,只得默默走了出去。
走廊外,赵爷的人手也明显有点左右为难,他们一方面受到了赵爷叮嘱,要盯着沧海大佬跟乔爷,另一方面沧海大佬的威严太大,他们还真不敢有过分冒犯的举动。
江跃跟猎鹰二人倒也没有点破这些,很自然地站在走廊外。
尤其是江跃,还自来熟地跟对方打起招呼,仿佛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对方一时间都有点不知所措,既不想搭理他,又不好一直冷着脸装没看见,因此场面一度极为尴尬。
好在没过多久,乔爷也跟着走了出来。
“沧海大佬睡了,你们谁都别进去打扰。”
说完,乔爷吩咐蛤蟆和另外一名队员:“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万一沧海大佬醒了,你们随时听使唤。”
这二人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乔爷是吩咐他们在这里盯着,别让人在沧海大佬这里动手脚。
至于江跃跟猎鹰队长,则被乔爷带回了办公室。
办公室门关上,乔爷深吸一口气,盯着猎鹰队长,许久之后,这才发话。
“猎鹰,沧海大佬已经醒了,你心里应该有抉择了吧?”
“乔爷,我该做什么,您吩咐吧。事到如今,我早看透了,搏,我们还有路走,不搏,最终下场都一样。”
“很好,难得你看得这么透,证明你确实是聪明人。一会儿队伍转移时,我要你脱离队伍一阵,去一个地方……这是地址,到了那里之后……”
乔爷并没有把话说透,而是刷刷刷写了一个地址,让猎鹰上前看,看完记住后,乔爷便将那纸当场烧了。
“有问题吗?”
“一定完成任务。”
“很好,你先下去。”乔爷满意地点点头。
猎鹰队长推门走出。
屋子里就只剩下江跃跟乔爷二人。
乔爷脸上也多了几分温情,认真看着江跃:“你是我小舅子,也是我现在唯一毫无保留信任的人,所以,最关键的这个任务,还得交给你去办。我先问你一句,你有没有信心办妥?”
“那得看是什么事啊。”
乔爷点点头:“以你从前不着调的表现,我是不放心的。不过这次事件,你的表现让我很意外,所以,我才放心派你去办这个事。”
“到底什么事?是放那个汪丽雅吗?”
“放人不急,这也不是多大的事。”
江跃不解:“难道找到老洪不是最要紧的事?”
乔爷摇摇头:“就算放掉汪丽雅,找到他的可能性有多大?就现在这些人手,希望微乎其微。就算老洪有可能被找到,先找到他的,肯定不是咱们。”
他还是极为冷静的,清晰地分析出问题核心所在。
“我要你去见一个人。”
“谁?”
“说起来,要不是我实在不方便离开,本应该是我去的。”乔爷叹一口气,“只可惜,我现在一举一动,都被他们盯得死死,根本脱不开身。只能让你代我走一趟。”
他始终没提到见谁,这让江跃猜测,只怕要见的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这个人是谁,怎么才能见着他,回头等你出发前,我自然会告诉你。到时候,沧海大佬会给你信物,只有这个信物在手,你才有可能见到他。”
这么神神秘秘,搞得江跃越发有些奇怪了。
沧海大佬都这副样子了,明显已经成了孤家寡人,难道他还有翻盘的后手,还有可借助的力量?
不过江跃对此却一点都不关心。
不管要去见谁,这都是江跃喜闻乐见的消息。
这意味着,他可以脱身离开了啊。
一旦离开,那便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里头的事到底会怎么发展,他压根就不在意。
他第一件要做的,就是将资料带出去,带给星城主政。
不过,沧海大佬跟乔爷没有采纳他的意见,看上去没有放走汪丽雅的打算,这让江跃有些头疼。
他在琢磨,是不是在出发之前,救这小妮子一把。
这妮子现在被收押,一直都有两个人24小时不离地看着,想要硬闯救人,谈何容易。
不过等队伍出发后,或许还真有一些机会。
……
半个小时后,队伍正式出发,更换据点。
在出发前,乔爷把江跃叫到一边,给了他一只盒子还有一个地址,千叮万嘱道:“去这个地点,求见万副总管。有这信物,他一定会见你的。记住,盒子千万不能打开,一旦打开,沧海大佬这边就能感应到。一旦如此,你我大祸临头,切记切记。”
万副总管?
五夜白 小說
江跃惊讶的不是这只神秘的盒子,他并不关心盒子里是什么东西。
他惊讶的是要见的人,居然是万副总管?
难道沧海大佬跟万副总管竟有私人关系?
不是霄山大佬才是万副总管的大舅子么?
“不要问,不要说,按我交待的去办,办好了,我们翻盘的希望在八成之上,办不好……你知道后果的。”
江跃当下也不犹豫,一拍胸脯:“就这点事,我怎么可能办不好,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
超级合成系统
“24小时内,必须见着万副总管,超过24小时,我们翻盘的希望不会超过两成。所以,别以为这个任务很简单。”
“万一我去了这个地点,人家根本不在呢?”
“万副总管自然不可能24小时在那蹲守的,那是一个接头点,你去了,那里驻守的人自然知道轻重,一定会第一时间告知万副总管的。你的难度不在于见人,而在于摆脱这边人的跟踪。我和沧海大佬推演过,你要趁机脱离队伍,这边少了人,肯定是能发现的,但赵爷这个人心机城府很深,他未必会阻拦,反而会故意放你走,然后派人跟踪你。一旦你被跟踪,这边沧海大佬的计划就有可能受到冲击。所以,现在你知道,这个任务并不简单吧?”
江跃面色有点发白。
当然,这是他故意装出来的。
他才不管沧海大佬跟赵爷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呢。
他只求名正言顺脱身。
如果真如乔爷说的这样,赵爷这边发现了也不阻拦,而是放任他离开,那简直太好了。
至于跟踪?他什么时候怕过跟踪?
就沧海大佬这个部门这些人,不能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但显然没法跟霄山大佬那种隐世大佬相提并论的。
霄山大佬江跃都不怕,还会怕赵爷派几个阿猫阿狗跟踪?
“什么时候出发?”
“队伍开拔之后,我们会在一个车子里,车子会经过一些街道拐角,你会有几秒钟时间离开。”
“记住,一定要防止被人跟踪。”
“如果说偷袭我,我可能还会有些怕,仅仅是跟踪,我还是有把握摆脱的。别忘了,我觉醒的方向是听觉,真有人跟踪,我不可能察觉不到的。”
乔爷听他这么说,倒是点点头:“我倒是没想到,你怎么忽然就开窍了,觉醒了,这倒真是让我意外。”
“我自己都是稀里糊涂的,不知不觉就觉醒了,而且好像脑子和思想也一下子开窍了。以前想不明白的东西,好像也想明白了很多。”
“你想明白了什么?”乔爷好奇问。
“我在想,凭什么大佬的位置他们能做,我们为什么不能做?照我说,如果这次能把赵爷扳倒,沧海大佬继任人的位置,那一定是乔爷您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搏一搏?”
还别说,这话说得乔爷心头怦怦直跳,脑子里一股热血莫名其妙就往上冲。
不过他到底还是理智的。
“现在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先把眼下的事做好。沧海大佬不倒,我们才有前途。”
“是。”
队伍不算特别庞大,但也不小。
江跃上了车后,一直启动借视技能,寻找汪丽雅的角度。
还真让他给发现了。
让江跃万万没想到的是,汪丽雅远比他想象的状态要好很多。
江跃通过汪丽雅的视角分明看出,这个小妮子的一系列小动作都在表明,她也做好了逃脱的准备。
江跃哑然失笑,以汪丽雅的能力,普通的武装人员想看住她,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既然这个小妞有逃脱能力,江跃也就不再去操心什么。
很快,江跃离开计划的地点就到了。
车子稍微一个减速,车门微微打开,江跃一个打滚,从车上滚了下来,并迅速闪到旁边的花坛边上。
茂密的绿化带迅速将他身影淹没。
随即,江跃便留意到,几乎在他跳车没多久后,另一辆一直跟在后面的车子也停了下来。
车上也偷摸下来了两个人。
这两人同样透着一副精明的样子,一看就是队伍里的精锐。
果然,乔爷对赵爷的猜测还是极为精准的。
赵爷果然早就留了一手,盯着他们一伙人的一举一动。
要真是河豚那厮的本尊,想必很难完成乔爷的嘱托,必定要将所谓的计划暴露给对方。
江跃却毫不在意,他也没有选择一下子就将对方甩开。
那样的话也太刻意了,跟踪他的人要是没跟上他,势必会返回报告赵爷,说不定赵爷会提前对沧海大佬做出什么举动来。
江跃当然不介意对方狗咬狗,可问题是,这狗咬狗如果现在开咬,沧海大佬和乔爷必输,局面会很快稳定下来。
这种一边倒的内讧,不是江跃想看到的。
當謊言的面紗被揭開
他必须让对方的内讧也处于平衡状态,这样的内讧才能伤及元气,才能让他们在作死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因此,他必须推波助澜一下。
既然沧海大佬想引入外力帮助,那就引一下好了。
尤其是他要见的人是万副总管,对江跃而言,简直是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