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玄渾道章 txt-第兩百七十三章 感引捉化執熱推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专注于修持道法,并没有打算去转持别的法门。但是至高之力的确是可以利用的。
此力如今已经清清楚楚摆在了那里,自己大可以拿来运使,只要不沾己身,便不惧至高牵扯。这恰如从江海之中舀水泼洒,而非是畅饮入腹,这两者是有区别的。
而且邹正之前与他说的一句话十分有道理,若是要用至高之力所化的灵性意识用来对付元夏,那不免与之频频打交道,你要用到,那总要自己先弄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才是。
邹正道:“小郎对于至高之力似有些警惕,不过这也是应当的,毕竟你们修道人本不依托于此,有的选择,而我等已无选择。
其实圣者族类早便发现,只要不是至高亲自降下威能,至高之力其实是可以规避化解的,那便是利用浊潮。。
虽然我不敢深入探研浊潮,但是浊潮毫无疑问可以让至高之力难以长存,甚至是发生扭转。但是这里也需小心,一个不巧,引动了浊潮之上大混沌,就有可能变成混沌怪物。
我的神級超能手表
我与荀先生言谈时,他曾言及,你们玄修能够利用大混沌之力,在借用至高之力时,你们或许能够参鉴其中的道理。”
我兒子好像轉生去異世界了
张御道:“义父所言,御记下了。”
两人说话之间,走到了那高丘之上,这里俯瞰景物,树木葱容,诸物皆在脚下,天辽地阔,壮丽非凡。
SCIVIAS-ATTY-
邹正道:“这里虽好,但终究只是过去之景了。”
张御道:“等到找到了义父另一个自我,消除了威胁,义父愿去哪里都是可以,相信那一日也不远了。”
邹正微笑一下,语声温和道:“我等着那一天。”
又是十多日过去,张御身处清玄道宫的正身接到了不少报书,这半年之内,各上洲又是抓到了一些神子。
此前军府和各洲虽然早有动作,但是封锁严密,各上洲又相隔较远,所以消息半点都没有泄露出来,而只要训天道章里不传递,上面压住,根本不可能让下面的人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更何况神子彼此并不联系,所以一些潜伏神子,在查到头上之后才是恍然醒觉。
从后来抓到的人看,所有神子潜伏时日都没有超过六十载的,所以按此推断,邹正的这另一个自己最多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试图往天夏派遣神子的。
这时殿中光芒闪过,明周道人出现在阶前,对他一个稽首,道:“廷执,首执传命,各方人手都是已经安排就绪,不知廷执这里如何了?”
张御道:“劳烦道友回告首执,守正宫也是早已准备稳妥了,随时可听调用。”守正宫便是负责清剿神异的,这次动手,守正宫当然不可能被排斥在外。
等到明周道人离开,他意识转入了那一缕气意之上,对着不远处的邹正道:“义父,时机已至,我们可以出去了。”
出去时机不是随随便便定下的,除了诸般定计安排,还有便是靠着钟、崇借用法器推算得来的,推算未必能算定对方真正之所在,但却能让天机偏向对自己有利的这一面。
而能推算本身,就证明了上层力量的遮掩已经被隔绝了,成功的可能大增。
邹正感叹一声,道:“是该当出去了。”他把眼镜戴正,整理了下衣衫,道:“小郎,随我走。”
张御点头。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身外的景物一阵晃动,像是波纹晃动,向着四面八方散开,他的气意自然而然收了回来。
他此刻正坐在泰阳学宫宅邸的天台上方,面前那一份承载舆图的书册正摊开着摆在案上。邹正站在不远处,正出神的眺望远方。
盾擊
张御也是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道:“义父,是在那里么?“
邹正正要点头,却又望另一边,皱眉道:“不对,是两处。”
张御道:“不管有几处,都一并拿下就是了。”
或许其中有一个是假的,也或许两处都有问题,但没有关系,今次布置稳妥,其既然露出了行迹,那么只要顺着线索去寻就好了。
他此刻已是以训天道章将感应到的具体方位传递到了玄廷之中。
上层法坛之上,诸廷执俱在此间定坐,张御正身亦在此间,几乎是在收到消息的同一时刻,玉素道人和韦廷执二人身上金光浮动,却是于瞬息之间分别落去了那两处所在。
这一次求全道法之人尚不必要出动,因为根据邹正的判断,由于百多年前浊潮之故,另一个自我并没有进行蜕变新生,那样只会受到浊潮影响,就算如今浊潮缓解,但实力绝无可能恢复到顶点。
天夏也是认可他的判断,从神子的年代上可以看出,这些神子恰好是在浊潮在进行消退的时候出现的。
再说万一有什么不妥,诸廷执皆在,也能及时出手援护。
玉素道人随着元都玄图送渡,霎时落到了下方,看到了一个人影,只是目光过去,却发现那只是一个飘忽的光影。
他心下不禁冷哂,因为他一眼就看出来,虽然是光影,但其实方才是有一抹灵性在这里的,只是遁入了某个空域之内。
他当下一挥袖,有滔滔流水奔涌出来,明明水流落在空处,可是前方虚空却是出现了阻碍,并有一个被迫界域显现,好似两个本来重叠在一起的界域被他以法力给撞了出来。
而在那空隙之中,有一个人影站立在那里,水流只是进去一裹,就将之带了出来,并掷于地上,那只有一具空空如也的躯壳,里面的灵性力量已然不见了。
他一挑眉,对方的灵性层次虽高,但并未高到哪里去,不可能从他眼皮逃走,所以他这里一开始就应该只有一抹残余灵性附寄此身。
他抬起头,负袖在后,既然这边不是,那么就看韦廷执那一边了。
韦廷执落下之后,同样面前无一人踪,他没有去张开法力搜寻,而是抖了抖袖子,对着某个地方一揖。
随后转过身去,过了一会儿,就见后方光华一分,那一个人却是自己走了出来,并且来到了他的身前站定。
这是受他神通所慑,只要他对某一人或物揖拜,只要不是层次高过他许多,那会自己走了出来,若是强行挣扎,那只会顿在原地难动。
他打量了一下,发现这却是一个空空如也躯壳,他立刻便将此处情况报了上去。
而泰阳学宫这边,宅邸平台之上,张御顿知情形,他道:“义父,这两处地界都是只找出了一个躯壳。”
邹正想了想,道:“我的感应不会出错,应该就在那两处,除非是两位长者给予其神器,虽然他未必运用的好,那要躲避也是可能的。
我与你说过,其中一件,可以提前将灵性力量提前转挪了去,若是这只个神器在其手还好……”
说到这里,他神情稍稍凝重了一些,道:“小郎,让你的同道小心一些,若是另一件的话……”
同一时刻,韦廷执正将消息传递上去之际,那本来站立不动,空空如也的躯壳忽然目光一闪,其伸手一动,突然搭在了韦廷执的肩膀之上。
这个举动非常之突然,仿佛一做出来,必然会有这等结果,根本躲避不了,与方才韦廷执的神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两个人身上同时爆发出了一阵光芒,然而只是一瞬之后,又是收敛了下来,那一具躯壳于顷刻间爆散开来,化作了一地灰烬。
韦廷执看了一眼,道了一声可惜。
他事先便已知晓,圣者族类拥有一门类似神通的技艺,可以灵性侵占身躯,而若是有神器在手,那更是十拿九稳。
在得知此事之后,他们此回到来的都非正身,而是一具外身。
可是随后才是发现,那一股灵性似能透过外身进入心神之中,不过他的道法精奇,是诸廷执中最不惧侵附之人,却是转瞬利用自身神通设下埋伏,来一个请君入瓮,对方若是侵入进来,那就别想再轻易脱身了。
然而对方反应也快,察觉不对之后,却是没有继续,而是往后撤走,当即利用清穹之气反截,天夏自有推算之法,凭借这一股灵性自能找到本体。
本来他已是将之困住,可是随后,这一缕灵性却是在顷刻之间化至虚无,仿佛方才就不曾来过。
他立时明白,这是对手早有思量及布置,只要第一时间没有侵占到他的躯壳,那么灵性就会自然消亡,不会留下半分。
这几下交锋都是在心神内部进退,外面丝毫看不出来,但凶险程度是一点也不比外面交手来的低。
韦廷执思忖了一下,便见此事再次报上去。
诸廷执听罢,发现这个对手和之前遇到的那些异神完全不一样。大多数异神的力量都是直来直往,很少有什么变化的,就算发挥神性,也不脱地火风水等变化,很是粗暴,这主要是自身对天地的识见没有跟上,自然用不出精妙变化。
而这个对手方才却是进退有据,出手之前就想好了退路,这样的敌人,就算被强行留下,恐怕也有提前设布好的手段用以针对。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滄海明珠
但诸廷执俱是神情自若,面上不见丝毫失望,今次布局涉及到方方面面,有的是后手,可谓布置周全,又岂容其轻易脱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