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討論-第三千七百五十六章 主從契約分享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你想和我签下主从契约?”杨天在心里问道。
“诶,你居然知道这个?不错嘛,还有点见识,”佩尔笑道,“是啊,我就是要和你签这个,你有意见吗?”
“为什么?”杨天没有接话,而是突然反问。
“因为你不听话!”佩尔轻哼了一声,道,“虽然我看得出来,你很信任我,很疼我,很爱护我,但是……你不乖!你不听我的话,你不照着我说的做,你不把我当成你的主子。相反,你还想欺负我,想占有我,想把我当成你的玩具,想让我缩在你的怀里听你指挥,这才是我最无法接受的。我是谁?我可是佩尔!我要当主人,我要当家做主,我要你什么都听我的,乖乖的当我的玩具,从今以后都只许陪着我一个人玩!”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里都带上了点酸溜溜的味道,恨恨说道:“等契约完成,我第一个就让你去跟那个辛西娅分手,然后再让你去把克莱儿打一顿。这样,从今以后,你就不会再带着别的女人的味道来我这边了。”
杨天听到这话,真是哭笑不得。
明明是深处极大的危险之中,明明好像沉入了巨大的阴谋里,但杨天却好像只看到一个调皮又小气的姑娘在使小性子、在发脾气。
他也算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看不出佩尔有问题了——因为佩尔这根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恶念,而是占有欲罢了。她没有想蓄意伤害他、杀死他,那自然就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恶意。
于是他真的很难大发雷霆,很难生出什么仇恨感。
但事实上,从另一个角度讲……情况真的挺严重的。
契约的力量是规则的力量,恐怕不是加护能够抵挡的。
如果杨天真的被抢行签下主从契约,那到时候恐怕就真得被迫离开辛西娅了。
那辛西娅怕不是得难过死啊?
而且,到时候佩尔肯定就不许自己去帮瑞伊找信徒了,也不许他回地球了。
那地球上的那些姑娘们岂不是望穿秋水、都等不到他回去?
让自己喜欢的姑娘受伤,这可是杨天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停下吧佩尔,有事好商量,何必用这种手段?”杨天无奈说道。
“我!就!不!”佩尔哼哼道,“等签完了契约,随你怎么说!”
说完,她就开始小声地念叨起了什么。
那不是寻常用的文字,而好像是一种特殊的咒文。
同时,她似乎也开始凝聚某种力量了。
不用想就知道,她是准备建立契约了。
而杨天现在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他甚至都看不到什么。
他只能在这黑乎乎一片的世界里,静静听着那奇怪的低吟,等待着契约的到来。
是的,契约需要两方都同意,但是杨天现在已经完全被阵法操控了,连灵识都被控制了,哪里还能拒绝?他肯定会被控制着同意的。
那咋办?
还能有什么办法?
杨天想了想,好像唯一仅剩的办法就是……
半世琉璃 小說
“瑞伊,你听得到吧?你这加护不顶用啊,快来救一手啊,不然我可能是完不成你给的任务了啊!”他在内心疯狂呼喊。
一秒钟过去。
两秒钟过去。
三秒钟过去。
没有任何反应。
杨天尬住了。
难道真没办法了。
难道真要变成佩尔的私人宠物了?
虽然听上去还挺刺激的,但是……不要啊!还有那么多宝贝丫头在等我回去呢,怎么能偏安一隅、乐不思蜀呢?
“你自己笨,为什么要怪我?”
“困你的法阵是你自己画的,力量沾染上了你自己的气息,加护当然不会抵制。”
“你自己画了困自己的阵法,你自己坐了进去,你自己傻傻地照着对方说的做,不出事才怪了。”
“你笨死算了,我为什么要管你?”
一道一道的声音响起。
声音依旧是那样平静、清脆,很好听。
但不只为何,平静中好像透着一股淡淡的气恼。
杨天都能隐隐感觉到——她好像……好生气!
不过被她这么一说,杨天仔细一想,好像……自己是有点蠢啊。
完全就掉进佩尔的陷阱里了,而且一步都没带挪的,掉的正正的。
于是杨天有些尴尬了。
真的很尴尬。
但是,听到瑞伊的声音,还是让他重新获得了希望。
“好瑞伊,乖瑞伊,我错了还不行吗。但现在你真得救救我,不然我就要变成她的奴仆了,”杨天好声好气地说道,习惯性地就用上了哄自家女孩一般的语气。
可他似乎忘记了。
他面对的是……一位神明。
神明都愣了一下,似乎都傻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声音:“哼!”
可就这一声哼,仿佛带着神奇的魔力。
杨天突然感觉心神一荡,意识都一下子模糊了。
可这种模糊只持续了一瞬,转瞬即逝。
当意识重新清晰起来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不在黑暗里了,他能看到,或者说能感知到东西了。
只不过,他的视线似乎是朝上的,也好像是自己正仰着头往天上看。
但天空是没看到的。
看到的是客厅的天花板,是精致得有些繁琐的装饰纹路。
侧面的余光视线,可以看到一点点墙壁,看到刚刚被轰出那个巨大的窟窿,窟窿的边缘都还有残余的火焰在灼烧着。那火焰并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残留着紫色影子的火焰,温度自然是高的可怕,简直都快把墙壁的石材给烧起来了。
杨天有些懵,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为什么突然又能看到了?但为什么视角却又这么奇怪?怎么是朝着天上的?难道是佩尔把我的头往上方掰了一下?
算了不管了,总不能一直仰着头。
杨天试图扭转脑袋,往下一看。
视角的确变化了,往下看去,但却没有扭动脖子的实感。
然后他忽然发现,自己竟是悬在空中的,大概离地两米,没有身体,仿佛只是一抹鬼魂。
而斜下方,能看到两个人。
一个是坐在法阵里的杨天。
一个是站在杨天面前,小手正在空中写写画画,嘴里正在念念叨叨的佩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