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 茗夜-422.偉大的王謙!我把自己輸給你,你願意要嗎?(求訂閱)讀書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其实!
在全世界范围内来说。
王谦上周演出的三首单曲当中,someone like you的喜爱范围更广!
在下载平台发布的最新各国各区域的销量数据榜单上可以看到。
Someone like you在全球大部分市场都拿到了销量冠军,总共拿下三十多个国家地区的销冠,而dont cry只在南北美洲大部分国家拿到了销冠,其他国家地区大多都排在第二。
但是,就是北美一地,dont cry是当之无愧的北美销冠,而且销量超过了someone like you数千万的销量。
所以销量总数上,dont cry是冠军,但是总体也没有超过someone like you多少。
这个数据上体现出,someone like you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受众面更广。
在油管上有非常多的视频翻唱这首歌都唱哭的,更是被大量使用在各种短视频的背景音乐上面,播放量上来说是超过了dont cry的。
现场聚集了数以千计的王谦的歌迷粉丝们,其中大部分当然是洛杉矶本地的,同时还有非常多来自北美各地,乃至是世界各地的。
能大冬天的聚集在这里的,绝对都是忠实粉丝。
一看到王谦在窗户上和他们互动,很多人就忍不住唱出了王谦的歌词。
本能的……
脱口而出的。
就是someone like you的歌词。
“never mind,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有人起头之后,数千人直接齐齐大声合唱了起来,这些歌词他们都能随口熟练的唱出来。
其中,还有人一唱出这句歌词就忍不住落泪的。
因为,这句歌词实在是太容易触及泪点了。
很多谈过恋爱又分手的人,都会因为这句歌词而想起某些人。
人群中!
李青瑶挥着手,跟着大家一起唱着歌词,眼泪忍不住地从脸颊上留下,将口罩都湿透了,歌声都是悲伤的哭腔:“I wish nothing,but the best for you……too……”
这首歌,李青瑶在现场第一次听的时候,感触没那么深刻。
因为她本身英语水准就不高,当时没太懂歌词内的内涵蕴意,只是被王谦演唱时候的情绪感染的有些伤感。
但是,她回去之后不断的听,又仔细查了歌词的意思,就瞬间明白了过来。
仿佛……
王谦的这首歌,就是唱给她的一样。
她不就是王谦的前任吗?
这首歌的一句句歌词,不就是说给她听的吗?
Never mind,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个某个像你的她……)
I wish nothing,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我只求你能给你最好的祝福……”
这一句句歌词,无不是刺入李青瑶心中的刺!
让她满脑子都是过去和王谦在一起的时刻,虽然结婚八年前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但是也非常美好。
这几天,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听这首歌,一听就会忍不住落泪,眼睛都已经红肿了,但是心中的刺痛和悔恨还是无法缓解。
俞景若一直陪着她,生怕她做傻事,此刻也站在李青瑶身边,伸手搂着李青瑶的肩膀,跟着李青瑶一起唱着歌词,心中其实还是挺羡慕李青瑶的。
因为,俞景若也觉得,这首歌可能就是王谦写给李青瑶的!
毕竟,她也是非常了解王谦的人之一,知道王谦这些年是真的就只有李青瑶一个人,没有其他前任了。
“青瑶,想开点,以后的路还很长!”
俞景若在李青瑶耳边低声安慰了一句。
“呜呜呜……”
李青瑶直接双手捂着脸蹲了下来,唱不下去了,呜呜呜地大声哭了起来。
听到俞景若说以后的路还长,她更伤心了。
以后的路这么长,她还要忍受多久这种痛苦?
让她以后再找个代替者?
李青瑶根本没想过。
曾经拥有过王谦这样的人。
谁还能被她看的入眼?
她的心里已经容不下任何其他人。
周围的许多老外被李青瑶的哭声吸引过来,都没有意外,纷纷让开了一点位置,然后继续唱着歌词。
这首歌唱着唱着就哭了的画面,他们都见怪不怪了。
周围不少人也都落泪了。
只是没有李青瑶这么夸张而已。
俞景若也蹲下来搂着李青瑶,没有再说话,害怕自己说话会继续刺激李青瑶。
只是……
俞景若透着人群的分析看向那边缓慢前进的车子,平时平静如水的眼中也有一丝伤感——他现在已经站在世界之巅了,还能看到自己这个老同学吗?还能记得自己当年愿意为他付出所有吗?
……
在靠近场馆的人群当中,一群华人聚集在一起,其中有中老年,也有年轻人,其中几个年轻人非常兴奋地对着人群之中王谦乘坐的车子挥手。
有两个长相七八分相似,带有东方古典美的年轻女子,仿佛双胞胎一样,最是显眼,两人垫着脚一起对着王谦的方向使劲地挥手,同时轻声地跟着周围的人唱着这首歌的歌词。
身边的几个华人时不时地看看周围那些疯狂的欧美歌迷粉丝,以及前面疯狂围堵王谦车辆的媒体记者们,都是神色感慨。
为首的中年男子轻声说道:“我从没想过,一个华人音乐人,能在欧美造成如此大的轰动。”
一个年轻人说道:“汤教授,你不关注流行音乐,所以你不懂!王教授的歌,已经征服了整个欧美歌坛,这周的三首单曲,全部销量都将近六亿,这再次打破了王教授自己的记录,也再次吊打了以前欧美歌坛最牛逼的天后克里斯汀。”
为首的中年男子正是从华夏赶过来的央音民乐系教授汤闻清,年轻人是他带来的学生。
其他几人是魔音和浙音过来的人,他们三所学校相约一起,所以住在一个酒店,也一起行动过来现场。
就看到了如此热闹而轰动的一幕。
汤闻清看向前面挥手唱歌最投入的姐妹两,低声问道:“张教授,这两位就是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两吗?老许的宝贝孙女?”
张教授是浙音带队的教授,微笑着说道:“是的,就是文文和笑笑,她们都不是学习民乐的,这次纯粹跟过来看王教授的演出。”
周围不少人都看向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两,眼中都有一丝惊艳。
这对美女单独一个站出来,也就是个美女,大家看一眼也就过去了,继续去关注王谦了。但是两人站在一起,更加吸引眼球,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汤闻清再次压低声音问道:“听说,这姐妹两手里有王教授的墨宝真迹,是不是真的?”
周围几个人听到了都凑过来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王谦的墨宝真迹,随着王谦在国际上的名气越来越大,在国内的书法圈内已经被炒出天价了,各路书法收藏家都想收藏一幅,价格已经一路走高,但是就是没有成交记录。
因为没人卖,是真正的有价无市。
徐文文和徐笑笑两人手中有王谦的墨宝真迹,在江浙文化圈内不是什么秘密,传闻最近不少书法大师和收藏家都上门求阅过,甚至传闻有人开出千万高价收购,都被拒绝了。
汤闻清虽然是民乐圈内的大师,但是对文化圈也是很关注的,知道在京圈内,王谦的墨宝也被炒了起来,王谦近现代唯一开宗立派书法大师的地位,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了。
毕竟其书法实力以及作品都是公开的,是个人都能从网络上看到,那带有东方古典内敛飘逸美的瘦金体书法,逐渐被更多的人所喜爱和承认。
所以,很多大佬都想收藏一幅王谦的真迹作品,放出不少风声,但是就是没人能得到。
那几幅王谦抽奖送出的,流落到民间作品,都没有再出现。
所以……
汤闻清对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两手中收藏的王谦的墨宝真迹很是好奇,想着回国之后,想去浙音那边转转,顺便上门看看王谦的墨宝。
张教授听了汤闻清的话,笑道:“这当然是真的,徐老可是经常吹嘘呢。但是,徐老都拿文文和笑笑这两个宝贝孙女没辙,王教授的书法作品,是她们姐妹两的收藏。徐老想看都得经过她们同意。其他很多人想上门看看,都被这姐妹两拒绝了,徐老说好话都没用。”
“所以,汤教授您想看的话,得先和她们姐妹谈好了,不然白跑一趟。”
额……
汤闻清和周围几个人听了都是一愣,随后诧异地看向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两。
汤闻清皱眉道:“那……这……”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让他去讨好这两个小丫头,他还真的做不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但是……
他是真的想亲眼看看王谦的书法真迹。
他看过视频上王谦的书法,但是总觉得不那么真切,想看看现实的真迹。
这时,周围的歌声终于逐渐平息下来。
因为,王谦的车子终于缓慢的进入了场地通道,外面的人看不到了。
一直唱着歌的徐文文和徐笑笑也停了下来,姐妹两牵着手,兴奋无比,恨不得冲上去给王谦一个拥抱。
徐笑笑活泼地转过来对大家说道:“哇喔,王教授太厉害了。真想快点看到王教授的演出。”
徐文文的脸颊也通红无比,轻声说道:“王教授真的用音乐征服了世界,在现场感受一下,比在国内看视频看新闻更震撼。”
张教授点点头:“是呀,王教授真为我们华夏民族长脸了,厉害!今天晚上的古筝演出,他是第一个把我们华夏的古典民乐带向世界舞台的人,我只能说,不愧是王教授。”
汤闻清也赞同地说道:“不错,不管王教授今天晚上的演出能得到多少认可,他都是成功的,在我眼中都是伟大的。因为,他踏出了这一步,让全世界知道了古筝,之前在柯蒂斯讲课的时候还让全世界知道了琵琶。”
“我知道消息,已经有很多欧美的外国音乐人在了解琵琶这个华夏古典乐器了,这就是王教授的功劳。”
在张教授和汤闻清等老一辈民乐大师的眼中,王谦简直是他们的楷模!
这不是国家级乐团的出国演出,也不是交流学习的内部小型演出,而是站在大型世界舞台上的真正演出,被全球二三十亿人关注的演出。
他们奋斗一辈子,为的就是让民乐发扬光大。
可惜,他们一直没啥成就。
现在……
看到王谦做到了这一步。
他们心中是真心佩服,已经用伟大这个词来形容王谦了。
徐笑笑的脸颊上也满是崇拜地说道:“我相信,王教授的古筝演出一定能征服世界,让所有人都知道古筝的美。”
徐笑笑虽然是主修钢琴的,但同时从小就学习古筝,也练习了多年,算是一个全能天才。
汤闻清说道:“我听说,这次欧美不少音乐艺术大师,都想给王教授找点麻烦,他们就见不得王教授越来越成功。”
徐文文不屑地说道:“没用,我看了几个节目上,好几位所谓的艺术大师无脑抨击王教授,但是根本没人理他们。”
徐笑笑眼神看向演出场馆,眼中满是思念:“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见王教授一面。”
汤闻清说道:“看时间吧,王教授估计很忙,没时间见我们!我们也最好别去打扰他,世界赛最终的总决赛,他不能有任何闪失。”
周围的其他人也都点头赞同。
世界赛总决赛,国内十几亿人都希望王谦能夺冠回国,正在世界之巅,他们自然不敢现在去打扰王谦。
徐笑笑轻轻地自言自语道:“如果他知道我来了,会来见我吗?”
没人听到她的话,周围的人群再次传出惊呼。
因为……
中森美雪也坐着保姆车来了。
诸多媒体记者们都纷纷围了上去,同样是不断的拍照拍摄,同步传输到世界各国的媒体网站上去,尤其是人群中诸多岛国的媒体最疯狂,后面还有许多从岛国来支持中森美雪的粉丝们,大声用岛国语言喊着口号。
中森美雪是今天晚上演出关注度第三高的人,仅次于王谦和苏菲,比亚当都还高一点。
世紀 帝國 1
毕竟,她是今天晚上唯二的正式比赛选手,官方也不遗余力地给她宣传造势。
中森美雪坐在车内,美丽的脸庞上没有紧张,双眼之中只有自信,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低声喃喃说道:“如果,我淘汰了苏菲,站在了总决赛舞台上,王谦君,你是否会把我记在你心里?”
她的问题没人回答。
但是,她的眼中是绝对的勇气以及坚定。
不为其他,只为了给王谦留下最深刻的记忆。
她都要赢。
……
王谦进入场馆。
戴安娜一如既往的拦住王谦进行一个简短的小采访。
“王谦教授,你为什么会选择在今天晚上演奏一首大家都不知道,不熟悉的华夏古典乐器呢?”
戴安娜开门见山地问道。
王谦一边走,一边轻声回答道:“没有为什么,就是想。”
任性的回答。
戴安娜双眼没有离开王谦的脸庞,继续问道:“那么,你知道古典音乐在销量上会被流行音乐压制吗?你不想继续蝉联下周的销冠了吗?”
王谦无所谓地耸耸肩,说道:“我只是想演出我想要演出的音乐,并不是为了销冠去的。而且,古典音乐拿不到销冠,不是正常吗?”
戴安娜:“你认为,今天晚上的比赛,苏菲和中森美雪两位选手谁最有可能胜出?”
王谦摇头:“不知道,她们都是实力强大的天才选手,谁胜利都是正常的事情。”
戴安娜低声说道:“王谦教授,请跟我来,有点事情单独通知你……”
王谦楞了一下,然后对身后的秦雪荣几人点点头,示意他们先去场地,转身跟着戴安娜走了出去,走向里面的通道。
进入里面,已经没人了。
戴安娜将身上的所有录音设备都摘除下来,一边走,一边轻声说道:“王谦教授,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王谦想了起来:“嗯,想起来了,那只是个玩笑而已,别当真。”
戴安娜转身凝视着王谦,美丽而性感的脸庞上满是认真,说道:“我愿赌服输,我愿意把我自己输给你,你愿意要吗?!”
世界赛就快结束了。
戴安娜觉得,自己再不行动,就要错过王谦了。
所以……
她今天就算冒险,也要行动。
哪怕只得到王谦一次。
她这辈子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