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四百八十八章 盛名之下閲讀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青翡微站在靠近神殿大门的位置,被张若尘这突如其来的行为惊住。
挑战裁决尊者?
最近,因为罗刹神城一战,张若尘的确是风光无限,被评为“未来天尊”,甚至是“年少始祖”。
但她却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总觉得是有心者在扇动,在捧杀,在故意将张若尘推到风头浪尖。
毕竟天姥出世,谁敢亲自动手杀张若尘?
只能借刀。
无论怎么吹捧,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张若尘才破无量不久,境界都未必巩固。
就算在过去神宫中待了一百年,但一百年对无量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修为很难有太大的提升。
而裁决尊者,却是修行百万年的存在。
能够稳稳执掌裁决司,无疑是证明了自身强绝的实力。至少,青翡微没有听说,裁决尊者在大自在无量之下有什么败绩。
当然青翡微绝不会低估张若尘,反而对他有十足的信心。别的无量做不到逆境伐上,张若尘却一定能做到。
只不过,他要凭自身的实力,战胜乾坤无量巅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裁决尊者还不是寻常的乾坤无量巅峰,距离大自在无量也就半步而已。
多这半步,在实力上,与乾坤无量巅峰又有了质的提升。
天命尊者能看透的事,裁决尊者怎么可能看不透?
裁决尊者道:“若尘神尊若看不上这些东西,本尊还另有厚礼。世界封地、大圣奴隶、神兽坐骑,或者是一些珍贵的隐秘消息,只要神尊提出来,本尊必定尽量满足。”
张若尘道:“这些且是后话!现在,本尊只想与尊者切磋斗法一场,以印证自己当前在天下间的位置。”
裁决尊者性格果决,绝非扭捏之辈,张若尘一直这般咄咄逼人,将他的脾气和怒火激发了出来。
若非知道张若尘与命运神殿三位至强人物的关系都颇为模糊不清,他也不至于这般低声下气。
特别是凤天那边……
他消息敏锐,善于分析,得知了许多隐情。
只从凤天将木灵希封为天女,有意让她接替死亡神宫,就可看出张若尘在凤天那边的分量。
更有不死血族老族长造谣生事,传出了一些亵渎凤天的谣言。
这些谣言,裁决尊者固然是不信,但心中多少还是忌惮了!只恨,那不死血族老族长寿元无多,谁都敢惹,一副完全不怕死的做派。
裁决尊者道:“若尘神尊兴致如此浓厚,那我们便切磋一二。不过,既然是切磋,还是点到为止好些。这样吧,以三招为限,本尊不动用神境世界、奥义、神器。只要若尘神尊,能够逼本尊后退,或许闪避,就算神尊赢!”
天命尊者暗暗点头,这样的规则,对裁决尊者而言,算得上非常苛刻了!
毕竟谁都知道,张若尘掌握着地鼎。
这应该也是张若尘敢挑战裁决尊者的底气!
AI觉醒路
在这样的条件下,就算裁决尊者退了,败了,也不至于损伤自己的声名。
而张若尘若这种情况下,都无法逼裁决尊者后退或者闪避,那么输了也是因为他自己不自量力,才自取其辱,怪不得他人。
无论输赢,对裁决尊者都没有损害,算是一种完美解决问题的方式。
张若尘没有继续强求下去,微微一笑:“好,便以三招为限,点到为止。”
“哗!”
未见有人用术,命运神域上空,一道万丈长的空间裂缝出现。
张若尘和裁决尊者瞬间消失在神殿中。
再次出现,已穿过空间裂缝,他们置身于虚无世界中,相距一神灵步,遥遥而立。
天命尊者起身,狮首大开口,笑道:“神尊交锋,还是有些看头。我们一起去观战!”
天命尊者以神光裹挟,神殿中,包括青翡微在内的几位神灵,飞出命运神域,进入虚无世界。
空间裂缝随之闭合!
死亡神宫领地的一座秘境中。
血叶梧桐扎根在宏伟的本源神殿上,凤天坐在一片梧桐叶上,睁开一双明亮的凤眸,眼神带有一抹困惑。
但很快就又闭上双眼,十指变化印法。
数之不尽的死亡规则,在她和本源神殿之间流动。
……
裁决尊者甲胄加身,卓然傲立,双瞳宛若日月一般精芒四射,道:“请!”
相隔十二万九千六百里,但张若尘一眼望透裁决尊者的虚实,如神阳横空,令虚无产生了物质,无数规则神纹在穿梭流动。
毫无疑问,裁决尊者虽没有释放出神境世界,但对这片天地依旧有绝对的掌控力。
一声铮鸣!
张若尘唤出沉渊古剑,看了看厚重的剑身,手腕一抖,顿时剑气纵横十万里。
时间规则与剑气相融,以某种奇异的规律涌动。
在看到张若尘拿出沉渊古剑的时候,裁决尊者眼神异样,但很快又变得了然。
他可是知道,张若尘有一柄神剑。
天姥曾借此剑,重创至上柱羌沙克,杀得其落荒而逃。
但,像张若尘这样的天之骄子,必然内心骄傲,怎么可能使用神器攻他?
无妨,等他明白自己和半步大自在无量的差距后,自然会收起骄傲,真正的全力以赴。
不过裁决尊者的轻视之心也只到这里了!
下一瞬,他体内神气不受控制的急速运转,这是感知到巨大威胁,身体自动给予的反应。
“他的这股力量……”
裁决尊者眼神骤然凝缩,条件反射一般,唤出神器裁决之刃,紧握于右手。
等他意识到自己先前才说过不会使用神器的时候,已经迟了,因为张若尘已经攻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更不可能将裁决之刃收起。
因为他清楚,就是自己的轻视,使得自己已经落入绝对的下风,若不使用神器,绝无可能挡住张若尘这惊世骇俗的一剑。
若挡不住,就不是折损脸面,而是损伤寿元。
因为修为的巨大差距,张若尘对裁决尊者自然是不会有半分留手,一出手,就是最强攻击。
施展的,乃是刚刚修炼到大成的甲子剑法!
“哗哗!”
无数时间溪流和剑气,围绕在张若尘身周。
奶 爸 小說
每一条溪流,若是斩中神灵,都能斩去一个甲子的寿元。
千百条溪流落在身上,那代价,神尊也无法承受!
剑气破防御,时间溪流拉伸速度。
就在裁决尊者唤出裁决之刃的瞬间,张若尘已是到达他近前,挥剑直劈下去。
沉渊古剑刹那间,变得千丈长,一条条时间溪流在剑体上流动。
淪陷、沈溺
“轰隆隆!”
裁决尊者仓促举刃抵挡,身上的一圈圈护体神光瞬间爆开,身体如同遭受一颗恒星撞击,飞射出去数十万里远。
等他定住身形的时候,脚下已是出现一片尸土,身前是一道命运光门。
尸土,是神境世界的一角。
正是有神境世界和命运光门的抵挡,才化解时间溪流,避免寿元被斩的厄运。
远处,一团团神光中,青翡微等命运神殿的神灵,皆是心神震动,难以相信眼前看到的。
他们没有看透其中端倪。
只看见,张若尘化为一道剑光,刹那间飞过十二万九千六百里,裁决神尊以神器抵挡,依旧被轰飞出去。
整个过程,只在眨眼间。
一位裁决司的古神,犹如脖子被掐住了一般,半天才说出话,道:“张若尘是大自在无量?”
除了大自在无量,谁能一剑将裁决尊者打飞数十万里?
天命尊者心绪已恢复过来,那颗男首道:“他若是大自在无量,裁决尊者恐怕……,厉害,不愧是当世一品,完全无法用常理揣度。年少始祖,看来不是吹嘘出来的。”
张若尘持剑而立,本是爆开的一条条时间溪流,重新凝聚出来,围绕他流动。
他眼中充满惊叹,道:“不愧是半步大自在,厉害,本尊已经全力以赴,用出了最强战法,却依旧难伤你分毫。这就是境界上的绝对差距吗?”
裁决尊者听得很是刺耳。
张若尘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羞辱他。
有命运神殿的后辈神灵在那里看着呢,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留给他?
本来裁决尊者想直接认输的,此刻却被激发出了滔天战意,道:“若尘神尊不愧是新生代的领军人物,年少始祖之名,丝毫都不了夸张,本尊今日算是得见管中一斑。输,本尊是输了!但想来若尘神尊并未尽兴,不如我们将剩下的两招也比了?”
张若尘道:“正有此意!”
裁决尊者摆开架势,脚下尸土越来越鲜红,手中裁决之刃绽放出比先前璀璨千倍的光辉,神器威能充斥到了数十亿里之外。
青翡微等神灵,必须站在天命尊者的护体神光中,才能抵挡裁决之刃的威能冲击。
而命运光门,则是缓缓升起,散发出来的光芒,能够压制张若尘的修为和战力。
显然裁决尊者要全力以赴迎接张若尘的第二击!
却见,张若尘收起沉渊古剑,背负双手,道:“这第二招,不如尊者你来!”
裁决尊者怔住,但只是一瞬间后,道:“好!”
在知晓张若尘的实力后,裁决尊者自然是不会再有丝毫留手,必须凭此一击,找回刚才丢掉的脸面。
无数魂影从尸土中涌出,环绕在裁决之刃周围。
一缕缕血红色的气雾,从裁决尊者口鼻间流出,与正在施展的神通融为一体。
“千亿亡灵,天杀红雾。他居然直接施展诸天神通,亡灵天杀!”天命尊者笑了起来,顿时明白裁决尊者是真的恼羞成怒了,同时心中期待。
既然他用出这一招,相信必能逼出张若尘的真正实力。
张若尘的实力高低,将决定他接下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去化解两者间的恩怨矛盾,与如何去经营他们未来的关系。
天命尊者是一个识时务的人,也懂得长远的看问题,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给自己多留一条路。
正是如此,哪怕凶骇神尊倒台了,他依旧可以稳稳执掌天命司。
裁决尊者攻伐而出。
正是诸天神通,亡灵天杀。
在神器和命运之门的加持下,这一击打出,整个虚无世界都沸腾了起来。那股汹涌霸道的力量,能碾碎一座大世界。
张若尘体内响起阵阵轰鸣,每一块骨头碰撞,都如惊雷。
“哗!”
站在原地不动,身周却出现无数虚影。
每一道虚影,都捏出不同的拳式。
这些虚影和拳式,在一瞬间重新汇聚到他身上,手臂长驱向前,一拳轰击出去。
少阴神海,在他脚下显化出来,无边无际,浪起千丈。
手臂上,麒麟拳套长出鳞片,释放远古神兽的气息。
“不动明王拳!”
裁决尊者在张若尘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始祖威势,自己本是一往无前的气势受影响,力量稍微一滞。
张若尘精准抓住这个时机,向前迈出一步,拳劲以更快的速度传递出去。
“轰隆隆!”
麒麟光影、本源神海、拳意劲势、天杀煞气、千亿亡灵、裁决杀气……各种力量对碰在一起,两两消融。
最后,麒麟拳套和裁决之刃直接撞击在一起。
“嘭!”
神器的威能,向四方扩散,竟是僵持不下。
张若尘自然不会傻到去和裁决尊者比拼谁的神气更深厚,直接喊出一句:“第三招!”
就在裁决尊者认为,张若尘绝不可能脱离自己的力量压制的时候,张若尘的身形,从裁决之刃下消失不见了!
“不好!”
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裁决尊者被逼无奈,只得立即缩小神躯。
“唰!”
即便如此,他脖颈的位置,还是被划出一道剑痕。
张若尘出现到他身后十八丈的位置,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捏如剑,指尖在流淌尸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