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仙草供應商-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善舉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仙草供应商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一则小道消息在天海坊市流传开来,仙草宫石樾以大神通斩杀了一只真仙后期的蜇云兽,解救了一批被蜇云兽囚禁的修士。
消息传开后,仙草宫并没有否认,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
掌天空间,炼器室的大门骤然打开了,石樾走了出来,脸色阴沉。
他购买了一些材料炼制仙器,结果以失败告终,那颗有瑕疵的空冥珠也报废了,看来想要炼制后天仙器没这么容易,好在石樾还有一颗空冥珠。
蒼雲遊龍
石樾手上的仙元石不多了,好在他炼制出仙丹,可以出售一些仙丹换取仙元石炼器。
这一次炼器失败,这是石樾意料之中的事情,仙器要是这么容易炼制出来,也就谈不上珍贵了。
仙器跟仙丹一样,能够炼制出仙丹仙器的仙人,绝非一般仙人。
“算一算时间,也到交货时间了。”石樾自言自语道,心念一动,退出了掌天空间。
他走出住处,发现两枚灵光闪闪的灵豆漂浮在半空中,符文闪动,
“传讯豆兵!”
石樾往一枚青色灵豆打入一道法诀,灵豆顿时滴溜溜一转,化为一只巴掌大的青色鹦鹉,全身遍布玄奥的符文。
“石道友,小妹吴紫衣,多亏石道友出手相助,否则我就再也见不到王芸,不知石道友是否方便?小妹想要登门拜谢石道友。”
青色鹦鹉口吐人言,声音脆如黄鹂。
“吴紫衣?”石樾面露思虑状,他没有听说过此人,这也很正常,天海坊市的真仙修士不少,曲非烟和慕容晓晓接触不到真仙修士,只能打听一些有名的真仙修士。
有些真仙修士淡泊名利,或者向道之心坚定,一心苦修,很少露面,曲非烟和慕容晓晓自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吴仙子若是有空,三日后石某恭候大驾。”石樾说完这话转身,青色鹦鹉扇动翅膀,朝着外面飞去。
它轻松穿过院子的禁制,飞了出去。
他往一枚黄色灵豆打入一道法诀,黄色灵豆顿时滴溜溜一转,化为一只丈许大的黄色鹂鸟,黄色鹂鸟口吐人言:“老夫烈阳仙宗黄焱,多谢石道友出手相助,否则赵师侄就遇难了,若是石道友有空,老夫想要登门拜谢。”
“烈阳仙宗!”
石樾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倒是没想到,烈阳仙宗的黄焱找上门。
据他所知,黄焱是一名炼器师,可以炼制出下品后天仙器,在天海坊市小有名气。
“黄道友要是有空,今晚过来吧!在下久闻黄道友的大名,早就想结识一番了。”
黄色鹂鸟双翼展开,飞出了院子。
石樾似乎察觉到什么,取出一面灵光闪闪的法盘,打入一道法诀,逍遥子欣喜的声音骤然响起:“你的名声传开了,最近的订单多了不少,你能交货了么?”
“名声?什么名声?”石樾愣住了,满头雾水。
“还能是什么名声,你救了不少人,你灭杀蜇云兽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估计有人盯上那颗空冥珠了。”逍遥子解释道。
石樾笑了笑,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善举居然传开了,在他看来,就是随手的事情,没有多想,没想到被救者将此事宣传开来。
真仙后期体内的空冥珠,这可是炼制空间仙器的上佳材料,有人眼红是很正常的事情,想要空冥珠,除非对方拿出石樾难以拒绝的东西。
“通知订单的货主,明天过来拿货,对了,曲思道去哪里了?”石樾问起了曲思道的情况。
“他出海猎杀妖兽,还没有回来呢!”逍遥子解释道。
石樾点点头,询问了一下仙草宫的情况,逍遥子如实回答。
收起传讯盘,石樾来到石亭坐下,取出茶具茶叶沏茶。
小半刻钟后,一只黄色鹂鸟飞了进来,口吐人言:“石道友,老夫到了。”
石樾打开院门,看到一名身材魁梧的黄袍老者站在门口,黄袍老者的双目炯炯有神,方脸大眼,留着山羊胡。
赵天阳站在黄袍老者身后,神色恭敬。
“老夫黄焱,见过石道友。”黄袍老者笑着打招呼。
“石前辈,黄师伯得知您救下我,特意带晚辈前来致谢。”赵天阳诚恳的说道。
石樾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他们请了进去。
騙親小嬌妻 小說
来到石亭,石樾和黄焱坐下。
“久闻黄道友的大名,总算是见到真人了。”石樾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茶壶,给黄焱倒了一杯香气扑鼻的灵茶。
黄焱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双眼一亮,道:“好茶,石道友,这是什么灵茶?”
“万灵茶!黄道友喜欢喝的话,那就多喝几杯。”石樾笑着说道,
这是用万年菩提树的叶片炒制的茶叶,也可以叫悟道茶,不过到了真仙期,悟道茶没多大用了。
黄焱只是客套话,石樾也是客套话。
黄焱冲赵天阳使了一个眼色,赵天阳心领神会,取出一个精美的金色玉盒,递给石樾。
“石道友,多谢你出手相助,否则老夫就见不到赵师侄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黄焱的语气热络。
石樾接过金色玉盒,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株淡金色的小草,小草有九枚椭圆形的叶片,灵光闪闪。
“万年九叶金芝草!黄道友,这东西太珍贵了,在下是人族,自然不会坐视赵小友被妖兽所杀,举手之劳而已。”石樾摆了摆手,将金色玉盒还给黄焱。
黄焱摇了摇头,正色道:“石道友谬赞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一株万年九叶金芝草而已,赵师侄的命值得一株万年九叶金芝草,我们烈阳仙宗修士可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
“那在下就愧领了,多谢了,黄道友。”石樾称谢一声,收下金色玉盒。
“石道友,外界盛传,你斩杀了一只真仙后期的蜇云兽,不知可有此事?”黄焱客气的问道。
石樾心中暗道:“我就知道没有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白送一株万年九叶金芝草呢!”
“确有此事,黄道友有何见教?”石樾大大方方的承认下来。
黄焱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说道:“石道友,老夫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老夫对蜇云兽体内的空冥珠很感兴趣,不知你能否割爱?价钱好商量。”
身为一名炼器师,得知石樾有一颗真仙后期蜇云兽的空冥珠,他自然不会放过。
“黄道友拿什么东西来换?我可不缺仙元石。”石樾笑吟吟的问道,
黄焱挥了挥手,赵天阳识趣的退下了。
他右手一翻,两个红光闪闪的玉盒出现在手上,他把两个玉盒推到石樾面前,示意石樾打开玉盒查看。
石樾打开两个玉盒,一阵夺目的红光席卷而出。
红光散去,露出两株赤红色的人参,人参上面有六道玄奥的金色灵纹。
“六万年的金纹焱参,这是炼制金焱参丹的主材料,石道友意下如何?”黄焱望向石樾,满脸期待之色。
为了得到这两株六万年的金纹焱参,黄焱花了不少仙元石。
他知道石樾是玄丹师,玄丹师为了收集一炉材料往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运气差的话,数千年也凑不齐一炉材料。
曾经有玄丹师高出高价,想要得到这两株六万年的金纹焱参,不过黄焱委婉的拒绝了。
两株六万年的金纹焱参,他相信石樾无法拒绝。
石樾淡然一笑,摇了摇头,道:“若是两株六万年的金纹焱参,那就算了,我可不缺万年灵药。”
黄焱瞪大眼睛,仔细打量石樾,皱眉说道:“石道友,你看清楚,这可是六万年的金纹焱参,万年以上的火山才有可能出现。”
石樾轻笑了一下,袖子一抖,一个精美的玉匣飞出,落在桌面上,他示意黄焱打开玉匣查看。
黄焱眉头一皱,打开玉匣,一阵刺骨的寒意席卷而出,里面有一株雪白色的莲花,莲子是蓝色的,有七枚晶莹剔透的花瓣。
“七万年的乾蓝冰莲!”黄焱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乾蓝冰莲只能生长在万年以上的冰川,万年长一枚花瓣,这株乾蓝冰莲有七枚花瓣,也就是七万年了。
论年份,乾蓝冰莲比金纹焱参高多了,论生长环境,万年冰川比万年火山更加少见。
臥巢 小說
难怪石樾看不上六万年金纹焱参,原来是有七万年的乾蓝冰莲。
石樾能拿得出七万年的乾蓝冰莲,说不定还能拿出更高年份的灵药,黄焱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石樾绝对不是一般的真仙,就不知道出身哪个势力。
“怪老夫唐突了,不知石道友师承何派?”黄焱客气的问道。
“在下无门无派,闲云野鹤一个。”石樾坦然的说道。
玄青仙宗的真仙修士知道石樾的底细,石樾要是扯虎皮当大旗,万一被人揭穿了,那就麻烦了。
石樾也没想着扯虎皮当大旗,大大方方承认,没什么大不了的。
黄焱自然不信,真仙期的散修不是没有,能够以散修的身份晋入真仙期,还是一位玄丹师,几率太低了。
他收起金纹焱参,正色道:“是老夫孟浪了,石道友,若是一件仙器级别的炼丹炉,那又如何?”
“仙器级别的炼丹炉?黄道友,我记得万兵楼可以订制仙器级别的炼丹炉,不过两百仙元石,我这颗空冥珠出售出去,换取三百仙元石是没有问题的。”石樾似笑非笑的说道。
若是一般的法则材料,自然不值三百块仙元石,空间法则是三大至尊法则,空间法则材料自然也会贵一些。
若是真的有一件仙器级别的炼丹炉,石樾确实动心。
就在这时,一只淡金色的喜鹊飞了进来,停在石樾面前,口吐人言:“石道友,多年不见,还记得在下么?不知石道友哪日有空,在下有点事跟石道友洽谈。”
“是四海仙盟的陆道友,当然记得,陆道友,今晚酉时,咱们在天海楼见吧!”石樾笑着说道。
金色喜鹊双翅一扇,沿着来路返回。
黄焱满脸震惊,他没想到,石樾居然认识四海仙盟的真仙修士,从对方的言语来看,跟石樾的关系挺不错的。
“石道友,你认识四海仙盟的陆道友?”黄焱客气的问道。
石樾笑着点点头,道:“怎么,黄道友也认识陆青峰陆道友?”
“有过几面之缘,石道友,听赵师侄说,你杀死一只真仙期的妖禽,能否出售此妖的法则材料给我?价钱好商量。”黄焱诚恳的说道。
石樾想了想,说道:“没有问题,不过我最近在学习炼器之术,有些问题想跟黄道友请教一下。”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到了真仙期,修仙者都会兼学一些技艺,炼丹炼器布阵,只是谈不上精通罢了。
黄焱双目一眯,道:“没问题,老夫也有一些炼丹问题想跟石道友请教一下。”
他身为炼器师,也在学习炼丹,只是谈不上精通罢了。
石樾自然不会拒绝,两人互相请教,互相指点。
两个时辰后,石樾亲自将黄焱送出去,他卖掉了风属性法则的材料,得到五十块仙元石。
······
一座占地极广的庄园,一座六角石亭,陆青峰正在跟陆青芸品茶聊天。
微微一笑很傾城 顧漫
“没想到此人是一位玄丹师,神通还不小,独自灭杀了一只真仙后期的蜇云兽。”陆青芸有些惊讶的说道。
陆青峰点点头,说道:“是啊!当年一个善举,没想到救下一位玄丹师。”
“是啊!难怪蓝姨经常教导咱们,与人为善,就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将空冥珠卖给我们,要是有真仙后期蜇云兽体内的空冥珠,可以炼制一件空间类的后天仙器。”陆青芸兴奋的说道。
陆青峰淡然一笑,说道:“傻丫头,你以为我联系石道友是为了空冥珠?只是加深关系,多来往罢了,此人神通不小,还是玄丹师,假以时日,晋入玄仙只是时间问题,说不定会是第二个天虚真君。”
“第二个天虚真君?哥,你太高看他了吧!说起来,当年若不是天虚真君,蓝姨已经死了,可惜天虚真君突然失踪了,生死未卜,蓝姨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天虚真君。”陆青芸叹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