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芝加哥1990-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死亡詩篇相伴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这些公司都还可以,应该算抄底的好时候……”
凯迪拉克加长防弹车内,宋亚从西装内袋里抽出一份文件给宋则成,然后低声嘱咐,“这家基金……”他又抽出一份,“注资谈判时让那边姿态放高一点,应该能拿到拥有投票权的股份,别信什么不允许外国资本干涉经营的鬼话,他们现在急需钱救命,什么条件都可能答应。”
“好的。”
宋则成一份份珍而重之的收起来,藏好。
“看,那就是他。”
汽车在纽约小意大利区的一间餐馆外停好,宋则成指向坐在靠窗位置的白人。
朱利安尼,这位前纽约市长宛如寻常退休老头,正独自吃着午餐。
这家意式餐厅不是什么顶级馆子,朱利安尼近年过得确实不好,卸任后没在乔治王朝那捞到任何公职,九一一事件已经过去八年了,危机中备受称赞的‘米国市长’逐渐已被遗忘。
去年他曾经试探性的参加大选,在象党初选阶段被对手麦克恩参议员小施手腕,轻松劝退,传说是抓到了他收受普渡药业献金的把柄。
在普渡药业名声臭掉前,收他们的钱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一位政客、律师不了解什么药物成瘾的危害太正常了,再说普渡药业的产品当时还在正常卖。
但对被两党同时孤立的他来说就是个永远迈不过去的槛。
同理还有纽约市长的任期问题,当年他谋求第三任时纽约政界就像末日要来了一样,大肆抨击他的恋权,市议会疯狂抵制,而换成大亨彭博,大家立刻变了副面孔,彭博通过转换党籍轻松钻漏洞开始了第三个任期,相较于清廉的他,彭博在任内身家可是打着滚的往上翻。
纽约治安也有重回丁金斯时期的趋势,当年被他严厉打击的黑手党早已洗白白杀回纽约,在次贷危机房地产业崩盘后大肆在曼哈顿,特别是翠贝卡跑马圈地,随后彭博、罗伯特德尼罗、Jazzy等等都开始了帮忙炒作。
现在宋亚才明白为什么Jazzy会在天启歌曲‘帝国之心’里提及翠贝卡,世界线可能又顽固地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当年有多辉煌,现在就有多落寞,凡此种种,可以想见八年来把一切看在眼里的朱利安尼有多么的心理不平衡。
根据那场枪击案,以及对枪击案之前的比弗利山庄车祸案多年调查结论,已经可以断定,纽约、洛杉矶、芝加哥三地部分执法人员事前系统性的对这两起案件刻意无视、忽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后也非常默契地全部噤声,沉默就是帮忙遮掩,对抗调查。
朱利安尼同样事先知情,他当时提前命令手下掌握了Jazzy和达蒙达什两人的小罪名,在枪击事件发生后就让执法机关用调查这些罪名的借口将Jazzy和达蒙达什控制了四十八小时,避免他们第一时间煽动纽约黑人大规模抗议。
可惜,米歇尔丈夫同意了自己的复仇行动,但也要求必须控制在一定限度,报复一位前纽约市长肯定不在‘一定限度’以内。
宋亚本有心转而和他合作,把枪击案弄得更清楚一点,他当时和主谋之一霍华德斯金格、已被灭口,负责指挥具体行动的FBI三人组头头史蒂夫海因斯关系都不错,又跟摩图拉以及好莱坞之眼安东尼奥佩利卡诺同为意大利裔。
所以今天才会悄悄来这他经常就餐的餐馆。
“算了,对一位前纽约市长来说,现在这样可能就是最大的惩罚了吧。”
但看到朱利安尼这个样子,宋亚又取消了见面的打算,对方太‘孤独’,不会是个可以轻易被说服、收买的人。
他的下场还没在纽约干了一任就被赶下台的前任丁金斯好,至少丁金斯能潇洒走进旋转门后,慈善组织董事等收入、尊荣的教职、媒体、政治影响力各方面都碾压他。
“好的,那开车吧。”宋则成招呼消音器发动汽车。
“回翠贝卡。”
“回翠贝卡。”
消音器将车开回翠贝卡,正要驶入地下停车场时,宋亚看到了一位女性‘熟人’的身影,正和应该是她助理两人走在路边,和车窗就一只手的距离,可以说近在咫尺。
亚历珊德拉达达里奥。
已经是零九年了,他的父亲也跟着老上司:前华尔街警长,前纽约州检察官,前纽约州长斯皮策吃了挂落,已经被从曼哈顿联邦检察官的职位上被踢去了反恐部门。
作为阿肯色王朝的坚定盟友,斯皮策在大选年党内初选阶段的一系列操作狠狠拖了阿肯色王朝的后腿,先是为了争取广大移民手中的选票,擅自提出允许非法移民申请驾照的政策,连累阿肯色王朝支持率暴跌,阿肯色王朝好不容易灭火后,他又被爆出了招妓丑闻。
和彼得一样,一向以铁面无私的执法者形象示人的斯皮策也是高级妓女的常客,他喜好华盛顿的‘服务’,经常搭乘公家飞机打飞的去华盛顿享受服务,没想到那家的老鸨突然被抓,他发过去的短信被有心势力曝光,实实锤死。
他在处理次贷危机中的表现也令太多人心存不满,只好声泪俱下的辞去纽约州州长职务,副州长,曼哈顿帮的盲人政客戴维帕特森捡了个大皮夹子接任。
所以,现在达达里奥的父亲已经无法插手曼哈顿的金融案件,调查反恐案件可对大亨们没什么威慑力。
达达里奥自己也没抓住父亲掌权时的资源,仍没在好莱坞混出大名堂。
“Hey!你怎么在这?”
思虑及此,宋亚降下车窗打招呼。
“啊!”
达达里奥被黑漆漆车窗后探出的脑袋吓了一跳,看清宋亚的面孔后,脸上立刻绽放出惊喜的笑容,“APLUS!我住这附近。”
“这么巧,我也……”
“我知道。”
达达里奥弯下腰聊了起来,和以前见过的数面时一样,瞪着哈士奇般的蓝色眼睛,夸张的沉甸甸随着她身体摆动在人眼前Duang Duang晃动。
“去哪?载你一程?”宋亚开口邀请。
“好啊!”
她大喜,回身和女助理交待……更像是争辩地聊了几句,然后兴冲冲拉开车门,义无反顾钻了进来。
“好沉……”过于沉重的车门令她有些意外。
“嘿嘿……”
花丛老手宋亚挪屁股让位置,女孩身上的香水味入鼻,他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打蛇随棍上顺势开始吹嘘,“防弹的,凯迪拉克公司专门为我定制的哦,和新任大统领用的陆军一号一摸一样。”
“哇喔。”
达达里奥在车里东摸摸西看看,又和笑眯眯的宋则成点头打招呼,连番惊叹后,她突然皱眉,“不可能吧?我爹地说米国大统领的陆军一号配置是绝对机密,退役后要销毁的,你怎么可能弄到一模一样的车?”
“呃……”
宋亚还真被问住了,一丝落寞的情绪突然爬上心头,虽然说早已决定要做政客背后的金主,但米歇尔丈夫当选后他确实有点眼热,总会时不时想着如果换成自己……也不难吧?米歇尔丈夫掌权后反手就耍了安德伍德,到了那个地位,一样也不会真的就被自己如臂指使了,比如这次麦道夫基金事,还有报仇的事,都没有满足自己的全部要求。
确实,怎么可能一模一样……
总归不如自己坐那个鸟位……
“确实不可能一模一样,比如我们这辆没有核按钮。”见老板突然僵住,车里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宋则成机灵地帮忙缓颊。
“那肯定的呀!哈哈哈!”逗得被保护得很好的达达里奥没心没肺大笑。
“哈哈哈!”
宋亚收回思绪,也笑了起来,“桀桀桀……”
‘FBI今日逮捕了数位纽约分局的探员以及洛杉矶、芝加哥、纽约三地多位当地执法机关人士,据信,他们曾暗中配合过一九九七年的APLUS被枪击事件,或者存在故意的不作为行为……’
‘负责本案的前伊利诺伊州州长,特别检察官彼得弗洛克表示自他接手后该案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这些不法之徒将被先后提起公诉,其他抓捕行动正在同步进行……’
洛杉矶,无数警车的车灯将一整条路照得透亮,红蓝两色警灯在夜空闪烁着向远郊一座电厂开去。
我的悠闲御史生涯 小说
“我们完了!富兰克林,我们完了!”
麦克迪圣塔,也就是真名为麦克汤利的枪手头目在电站大楼楼顶看到这一幕后,抱头哀嚎,“我们完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富兰克林质问:“为什么你会被牵涉进APLUS的那起案子?”
“说来话长,算了,我们分头跑吧,如果我被捕,记得东西存在……”
麦克汤利报了某家银行存物柜的号码,“这是钥匙,这是密码,用那些东西救我的命!”
“怎么救你的命?我该找谁?”富兰克林演出一副摸不着头脑的神情。
“霍华德斯金格,你一搜就知道这家伙是谁,他知道我的存在,但以为我死了!让他想办法捞我,否则我就和他同归于尽!”
麦克汤利边喊边向楼梯口跑去。
“STOP!”
富兰克林大喊一声,然后麦克汤利听到了拉枪击的声音,他回头,看到对方正拿枪指着自己,“你哪也去不了。”
“WTF,你这是干嘛?”麦克汤利很纳闷。
“其实,我接近你就是为了查清楚那件事,麦克,别跑了,束手就擒吧。”富兰克林露出真面目。
“你……我那么信任你富兰克林,我,你,崔佛,兄弟们一起抢银行,抢……”
麦克汤利难以置信,脸上浮现出深深的绝望,“你以为你陪我做的那些案子杀的人……靠出卖我就能洗清?”
“我不会坐上被告席,我是APLUS的人。”
富兰克林脸上也浮现出一丝不舍,多年卧底陪对方犯罪的生涯,让两人互相之间产生了极深的信任和友谊,“所以……你明白了?”
“OMG……”
麦克汤利这才全明白了,“OMG……”他双手抱头,“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真令人恶心,一切都是利益。”
“不全是。抱歉了,慢慢的,把枪丢到地上,我知道你的枪在哪……”
富兰克林正说着,麦克汤利突然转身不管不顾向楼梯口跑去,‘砰!’富兰克林一枪精准的击中楼梯门。
麦克汤利又跑回来,向楼顶栏杆飞扑。
“该死!”
富兰克林立刻追过去,一把拽住了已经翻过栏杆,差点摔下去的麦克汤利,“麦克,你会摔死的!”
麦克汤利不回话,悬在半空中用脑袋撞他的手。
“这里太高了!你会摔死的!”富兰克林大喊。
“被抓到我更活不了!APLUS不会让我活!”麦克汤利似乎想搏一搏概率,使劲扑腾,富兰克林终于力竭,让他摔了下去。
然后,他就摔死了。
“我们走。”等在下面的老麦克对死不瞑目的麦克汤利检查确认后,便开车带着富兰克林在警车赶到前离开。
“我知道了。”得知这一消息后,宋亚平静的放下手机。
“谁?”枕边的达达里奥被弄醒了,缠过来问道。
“没事,睡吧。”
副驾驶座的老麦克将一次性翻盖手机一折两半丢出车窗,富兰克林猛打方向盘,紧紧跟住前面那辆车。
“M-FXXK!来啊!来追我啊!”
当年骑马差点将宋亚当场击毙的崔佛菲利普在前车探出头来,猖狂大喊,几年前,他在电视画面里认出了蒙着面的麦克汤利就是假死脱身的‘好兄弟’,找了回来,两兄弟重聚首,和卧底的富兰克林组成了新的犯罪团伙。
‘砰!砰!’
崔佛一边驾车一边朝后开枪,老麦克也坚决还击。
“坐稳了!”富兰克林车技更好一些,紧紧跟死。
崔佛当年就是个嗜血的疯子,不可能投降,不过车辆很不争气的失控了,一头撞上路边的隔离带。
“嗷!M-FXXK!”
崔佛被翻滚的车辆压住了腿,咒骂着,哀嚎着,富兰克林和老麦克下车,举枪谨慎地围了上去。
汽车油箱里的油已经滴滴答答开始流了下来。
“FXXK!富兰克林!我当你是好兄弟!你出卖我!?”崔佛连声咒骂。
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富兰克林持枪的双手紧了又紧,和对麦克汤利一样,多年一起犯罪的生活令他该下杀手的时候却有些犹豫。
“嗷……该死的!”
崔佛挣扎着试图从车下爬出来,他力气很大,绝望中迸发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竟然真的挪出了小半个身位。
“砰!”
老麦克的小眼睛眯起,果断一枪命中了汽车油箱,爆炸和大火瞬间将崔佛吞噬……
已成火人的崔佛挣扎,哀嚎,咒骂,在腾上夜空的浓烟消散后,他也不再动弹的,难闻的焦臭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摩图拉从始至终的合谋者都是好莱坞之眼安东尼奥佩利卡诺,安东尼奥佩利卡诺将‘任务’交给了关系最好的纽约黑手党科伦坡家族……”
“同时,摩图拉还暗示上司霍华德斯金格不用等太久,他会对你动手,霍华德斯金格可能认为摩图拉的计划不够好,随后瞒着摩图拉指示FBI的史蒂夫海因斯给摩图拉的计划‘加点料’,事后还可以让摩图拉全部担下责任。史蒂夫海因斯便找上了相熟的麦克汤利,同时纽约执法机关的HR组织里的某些人也在配合史蒂夫海因斯。”
“麦克汤利很机灵,他趁机掌握了史蒂夫海因斯的一些犯罪证据,足以保命,史蒂夫海因斯只好瞒着霍华德斯金格让他假死脱身……”
“没能杀死你后,通过HR组织也事先得知这一计划的朱利安尼趁机扫荡了科伦坡家族,但继续帮摩图拉等人保密,大多数知情,或者猜到一些的白人执法机关中层和朱利安尼一样,对这事也守口如瓶。”
“可惜安东尼奥佩利卡诺被灭口后,我们对洛杉矶那边的调查就很难展开了,线索全在他那里断了。”
零九年十月,彼得向宋亚陈述调查结果。
和多年自己让老麦克私下的调查结论差不多也能对得上,“灭口安东尼奥佩利卡诺和史蒂夫海因斯的人找出来了吗?”
“也没有。”
彼得摇头,“我们不能查个没完APLUS,否则打击面太大。”
“好吧。”
宋亚也算满意,“无论如何你出狱后能来帮我太好了彼得。”
“我还能干什么呢?”彼得自嘲。
“我接个电话。”宋亚看清楚手机上白宫高级顾问阿克塞尔罗德的号码,走开一段距离后接通。
“论坛报的佐伊巴恩斯昨天跳轨自杀了,你收到什么消息了吗APLUS?”阿克塞尔罗德问。
“没有啊?你们没……”宋亚很意外,佐伊巴恩斯早已是米国顶级记者、媒体人了,以前是安德伍德的人,但在围绕今年七月份通过的金融改革法案攻防期间,他准确的爆料给安德伍德和现政府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我们当然没有。”阿克塞尔罗德否认,“这件事有些奇怪。”
“问我也没用,问安德伍德吧。”宋亚建议。
“我们会问的,呃……APLUS,你别对任何人说过我问过你佐伊巴恩斯之死的事,包括安德伍德。”阿克塞尔罗德说。
“当然。”
“APLUS……”当宋亚回到彼得身边时,被对方提醒看电视。
‘中午一名妇女打911电话报警,说她刚刚发现自己丈夫沉在游泳池底部,警方随后迅速赶往现场。死者被证实就是曾深度参与麦道夫骗局的大亨皮考尔……在稍早之前,麦道夫长子已经自缢身亡,次子也被查出患有癌症……’
ACN台的当家主播,前女友拉希达正在播报。
“唉!”
宋亚叹了口气,“则成啊,皮考尔钱还了吗?”
“他不肯还,但他死后,他的遗孀应该愿意还钱……”宋则成回答。
“那……我们也开始还吧。”
‘Baby baby baby, oh……Like baby baby baby, no……’
二零一一年,当童星贾斯汀比伯的歌声响起后,女儿们就发疯似的啊啊啊尖叫着涌向电视机,大的,小的,全都花痴地盯着他跟唱,“baby!baby!”
“真让人看不懂……”
身边瞬间清空的宋亚对米拉吐槽,这些年米拉陆陆续续给自己生了五个女儿,达茜、亚莉珊、莱拉、乔蕊儿和莱安娜……
“没有女孩不喜欢贾斯汀比伯。”米拉笑着帮他穿外套。
“亚瑟小子真走运,捧红了这么一个超级印钞机。”
随着时间一日复一日的推移,很多天启电影、歌曲、MV的时间线早已被超过去了,宋亚深感自己确实越来越看不懂,把握不住时代的脉搏了,比如这位爆红的男孩贾斯汀比伯。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去雪琳那别再跟他吵了。”米拉陪他出门,在车前叮嘱道,他和雪琳关系一直不错。
“我知道了。”
宋亚确实憋着火,刚刚在一场不输给迪士尼内战的激烈商战中,选择帮微软打下手的他输给了罗伯逊家族,于是和微软一道,被对方从康卡斯特无情地驱逐了。
“我不许!不许你再去夜店!”
到雪琳芬家后,他还是对大儿子罗柏发了火,已经是大小伙子的罗柏已经有非常丰富的情史,如果不注意点,自己估计都抱孙子了……
“还有你!”他又吼大女儿珊莎,“不许再跟那帮好莱坞网红童星混在一起!”
罗柏根本懒得理这位不经常见面的老爸,转身回了他自己的房间,重重把门摔上。
“你自己呢?十五岁就混夜店当花花公子了,现在让我们……”
珊莎委屈地边哭边回嘴,“你的新女友英迪娅埃斯利只比我大几岁!”
“我……”
宋亚语塞。
“好了好了。”老妈雪琳芬来劝和,“不去就是了,我会看严一点的。”
在罗柏、珊莎、艾莉雅、布兰之后,她生下小儿子瑞肯后就生不动了,颜值也早不复当年,查莉丝的小琼恩也被他一直抚养至今,除了米拉的五个女儿,哈莉的一对儿女,阿莎和席恩也很喜欢她,经常被哈莉带来玩。
但她从暮光之城项目后,一直和詹妮关系恶劣,两边从不来往,和前妻、艾米、夏奇拉那边也一样。
“你还能管住他们吗?!”宋亚冲她瞪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尝试过让他俩进娱乐圈!那不是我的家族该干的事!”
“那我还能怎么办嘛!?”雪琳芬也被吼得生气了,“你别平时不出现,一来就指指点点教我怎么带孩子,你懂个屁!我受够了!”
“我联系了剑桥,把罗柏送去那读大学,就这么说定了!”
宋亚自知不占理,爸气十足的撂下句话:“最终决定!”然后走人。
“噢噢噢!他们好漂亮……”
他很快又赶到了艾米的家,两人分分合合一辈子纠缠定了,不久前,艾米又给他生了个龙凤双胞胎,洛加斯和玛格丽。
宋亚一手一个哄着,这俩小孩长得确实漂亮,他爱不释手。
“老板,乔布斯去世了。”手下接近,轻声报告。
“谁?”宋亚一愣,手里动作慢了下来。
“史蒂夫乔布斯,苹果创始人……”
一超 小说
“噢。”
笑容从脸上消失,“帮我写一篇纪念的讲话吧。”他略带惆怅的吩咐。
当晚,他念完演讲稿表示悼念后,又搭乘私人飞机马不停蹄赶到了纽约。
我家後院是異界
“哼!”玛丽亚凯莉将新生的龙凤双胞胎塞进他怀里,一脸嫌弃。
“嘿嘿嘿……”
孩子太多太忙了,宋亚陪笑,“噢噢噢,我的韦赛里斯、丹妮莉丝……”这是和前妻一次‘叙旧’后意外的结果,俩孩子都有一头漂亮的黑发,他越看越喜欢。
“去哪?”前妻问。
“反正是惊喜,到那就知道了。”宋亚吩咐消音器发动汽车,“嘿,安德伍德……哦不,副统领先生,新手机好用吗?”
因为副统领突然因故自愿辞职,米歇尔夫妻兑现了当初的承诺,提名安德伍德取代了。
新生的米歇尔王朝也早早通过招标将政府采购大量给了Palm手机、ThinkPad电脑。
“哈哈,很好用,就是你们这个新的WebOS系统我还不太会操作……没什么事,我就通知你一下,就今天。”安德伍德在电话那头爽朗大笑。
“好的,谢了。”这是暗语,宋亚放下手机,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前妻问。
“没什么。”
“前面怎么了?”与此同时,霍华德斯金格的座驾也行驶在去机场的路上,前面道路好像在紧急施工,只留了一条狭窄的车道,司机在挥舞着指示牌的施工人员前停下,被迫打方向转弯。
“开快点,别误机了。”他催促。
索尼CEO久多良木健亲自负责的PS3项目并未把握住微软XBOX360出现重大失误的时机,同样毛病多多的PS3上市后,索尼和微软呈现出了菜鸡互啄的局面,久多良木健死皮赖脸坚持到现在,终于快坚持不住了,这次去东京,他很有机会取而代之。
“好的。”
司机将车开上狭窄的车道,但没想到刚越过庞大的压路机等施工设备就开上了一个岔路口,一辆满载渣土的大货车斜刺里冲了过来,两辆车都来不及减速,货车司机疯狂嘟嘟鸣笛。
“啊!”
霍华德斯金格看向越来越近,无比刺目的货车车灯,只来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哀鸣。
汽车被货车顶上路肩,翻滚、零件四散,最后拧得像麻花一样。
“索尼总部?来这干嘛?”
消音器把车停下,玛丽亚凯莉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她自然认得索尼在曼哈顿的总部大楼。
“这里以后就是爸爸的了噢。”
宋亚搂住雷加,父子俩脸贴着脸,一同看向这栋雄伟美丽的摩天大楼……
“真的!?”前妻愣了愣,旋即也开心起来,“你买下这里是因为……”
“是的,还记得以前吗?”宋亚回答:“我想这里对我们都有重大的意义,以及美好的回忆……”
“嗯。”
早就看他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的前妻这次没骂人,双目中也温柔地现出回忆的光芒,把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肩头,车里气氛变得温馨而甜蜜,团团圆圆的一家人……
‘狼烟起,江山北望……’
可惜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打破了这一幕,还是安德伍德。
“哈喽,副统领先生?”宋亚用调侃的语气接通。
“呃,APLUS先生,我们注意到副统领先生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你。所以……”那边竟然不是安德伍德。
“你是?等等,什么叫最后一个电话?”宋亚问。
“刚刚副统领先生被一名贴身特勤探员林肯巴罗斯枪击了,我们正在抢救……”
打电话的探员低头看向血泊中的副统领,安德伍德双目微睁,脸上还挂着被枪击前的和蔼微笑。